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庶女妖娆:绝色王爷请接招》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 T吧 庶女妖娆:绝色王爷请接招罗御

更新时间:2019-10-05 18:05:13

《庶女妖娆:绝色王爷请接招》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 T吧 庶女妖娆:绝色王爷请接招罗御 已完结

《庶女妖娆:绝色王爷请接招》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陌上染雪 分类:架空 主角:夜宸,母妃

《庶女妖娆:绝色王爷请接招》由网络作家陌上染雪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夜宸,母妃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大夫人贴耳听了陈嬷嬷回禀的话,心中冷戾一笑:“她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一个贱奴婢生的孽种也敢和我的莞婳相提并论?”她一挥手,命令陈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夫人贴耳听了陈嬷嬷回禀的话,心中冷戾一笑:“她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一个贱奴婢生的孽种也敢和我的莞婳相提并论?”她一挥手,命令陈嬷嬷下去看看莞婳打扮好了没有。

陈嬷嬷只觉得大夫人袖子上那金光闪闪的富贵颜色闪花了她浑浊的眼睛。今天为了迎接翊王,大夫人是卯足了劲,里里外外整理了一遍。

整个府宅都打扫了一遍,在大厅,各房中放下许多珍贵字画古玩。府中做事马虎,长相丑陋之人全都寻了理由撵出去,还特意叫绸缎铺制了一批新衣裳首饰分给各院,一批新衣裳分发下人,以彰显习国公府是多厚待下人的。

唯独四小姐什么也没有,按照大夫人的说法是根本没必要,翊王这样的身份即便是真的瞧上了莞鸢这个贱丫头,也不会也不可能娶她,就连暖床丫头,她也不配。所以大夫人也省得浪费银子替她做头面首饰衣裳了。

而就在众人焦急等待着翊王的到来时,大夫人的嫡女也就是习莞婳正在闺房梳妆台前玉梳理云鬓,对镜贴花黄。那端庄婉约的鹅蛋脸却是若隐若现浮现着阴冷诡异的笑纹。

谁也不知道六年前习国公府的那场宴会,是为习国公庆祝四十岁生日的那个阴冷的秋夜发生什么事。此只有习莞婳这个躲在暗处窥视的人才知道真正的来龙去脉,就连事件的主角习莞鸢和夜宸墨也不清楚。

那个秋日下午,晴空碧云,五彩斑斓又如丝如缕铺泻而下的阳光带着秋日的寒意肆意浓烈地映射在每个人的脸庞上。每个人都带着喜意迎接这个隆重喜庆的日子。

不曾想,歌舞宴会进行到傍晚时,天却突然蒙上了一层阴翳,整个天空灰蒙蒙的,没有了秋日黄昏斜阳晚霞的那种夕阳无限好韵致。

空气中也弥漫着沉闷、压抑的气愤,尤其是大家都知道这疾变的天色意味着大雨的到来,每个人都是兴致缺缺地散了宴会,告辞回去。府中的人忙着收拾在府中花园举办宴会的残局。人声喧闹,人来人往,带起巨大的灰尘,更是让空气变得浑浊。

翊王夜宸墨自生下来,便有轻微的哮喘。他因此自小知道自己与他人不太一样,所以也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沉稳老练,同样也有着常人没有的孤傲冷漠,这世间除了他的父皇和他的母妃,他不相信任何人,也不会轻易同他人讲话。

他平日所做之事无非作画看书和练剑。因为他有轻微的哮喘,所以他总是待在空气湿润和新鲜的地方。他也不允许使用例如刀,枪这些重武器。

每个人对他都是关怀备至,小心翼翼的,只敢尊敬却不敢亲近,唯恐让他这哮喘发作,就脑袋不保了。他的母妃是个Xing子极温婉可亲的女人,从来不苛责下人,说话一贯柔声细雨,因此深得皇上宠爱,这个虽有病的皇子自然也是极受宠爱的!

而当今皇帝有个一母同胞的皇弟,与他的Xing格却是截然相反,皇帝沉着冷静,而夜宸墨的这个三皇叔却是喜爱附庸风雅,风花雪夜之事,活泼好动,喜交朋结友。对着谁都是一副掏心肝,温暖如Chun风的作风。

生得是温文尔雅,和煦温暖,当时已经二十好几了,仍是当时万千少女的梦中情郎。可他偏偏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不知伤碎了多少少女芳心。

在夜宸墨九岁那年,他的母妃因不小心落水,抢救无效,薨逝了。

皇帝悲痛欲绝,整个人一个苍老了许多,也不如以前那般俊朗了,发鬓生出缕缕银丝。他的身体大不如从前,对夜宸墨管教也变疏忽了。夜羽墨则更加安静清冷下来,有时你会发现他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世界,脱离了一般。

皇帝也觉得这个不同寻常的孩子失去了他该有的孩提欢乐,因此强硬地要求自己的皇弟带他出去逛逛。这逼得夜羽墨的皇叔没办法,只得时常带着他。这不,习国公设宴,他岂有不掺合之理,也就顺手带上了夜宸墨。

一到习国公府,一见到往日难聚的一堆朋友,就随便将夜宸墨交给一个下人照顾了。他想着不管怎样,也会好好伺候着呢!

天有不测风云,天陡然生变,大家都忙着收拾,没人照看夜宸墨。他自己也想随意走走,透透气。

他没想到大雨来得如此之快,轰隆轰隆几声雷声响过,瓢泼大雨就如掉线的滚珠般掉落下来。院里羊肠小道两侧的花朵顿时被打落几瓣,剩下残缺的两三瓣孤零零而凄凉地继续被风雨摧残。可是它们又能支撑多久呢?

夜宸墨苍白俊美的脸浮现一丝不悦,抱怨道:“怎么搞的,这雨说下就下,真烦!”可是他也无奈,只得拿袖子挡住头,快步地朝屋檐下跑去。

无奈下过雨的路面十分湿滑,他穿的条纹云锦加紫貂毛织就的鞋子十分松软舒适却又十分光滑。他不小心踩到一块碎石,脚底打滑。身体一个不稳,向后倒去,他不知道后面是池塘。

扑通一声,他很不幸地掉入池子里,新挖过准备种荷花的池水刹那间漫过了他的头顶。加上这久不停息的倾盆大雨,他顿时觉得冰冷斥骨,喘不过气来。

母妃当日惨死的样子不断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他觉得身体动弹不了,只能无力张着嘴,任由池水灌入口中,也只能任由着自己向下沉去。

就在他停止挣扎,绝望地闭上眼准备下去见他的母妃时。突然一声扑通的落水声惊醒了他模糊的意识。他吃力睁开眼睛,极力向水外探出身子。然后,一只娇嫩白皙的手抓住了他的领口,并且费力地将他拖到岸边,他就这样获救了。

那个救他的女孩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没看清他的长相,只模糊中看到那一身破烂粉衣的瘦弱的小女孩的身形,还有那被咽湿甩到脖子后面的一滴碧玉月牙儿坠子。

他没有对任何人讲过这件事,他不想惊扰任何人,更不想给她带来困扰。他暗暗搜寻这好几年,依靠那模糊的影子,让他知道了这个人就是习国公府嫡出大小姐习莞婳。因为他偶然发现了她脖间的那滴碧玉月牙坠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