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哑夫养成记》哑夫养成记书包网 强受 哑夫养成记强受

更新时间:2019-10-08 06:04:53

《哑夫养成记》哑夫养成记书包网 强受 哑夫养成记强受 已完结

《哑夫养成记》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咬咬 分类:架空 主角:霍安,苏换

《哑夫养成记》由网络作家咬咬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霍安,苏换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霍安又从她手里揪了帕子来给她敷上,再用被子将她裹得像个粽子,他记得自己小时发烧,娘就是用被子裹他,出一身大汗睡一觉就轻松了很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霍安又从她手里揪了帕子来给她敷上,再用被子将她裹得像个粽子,他记得自己小时发烧,娘就是用被子裹他,出一身大汗睡一觉就轻松了很多。

然后拿了扫帚,打了水进来洗地。

他愤愤洗着青石地面,心里动荡起伏,看来还是得狠狠心肠,将这姑娘撵走。就在这时,耳边传来她软软的喊声,“霍安……”

他将帕子一甩,奇葩,你又要闹哪样?

抬头一瞧,只见奇葩姑娘奋力从被子里伸出一截手臂,白晃晃地招了招,“霍安……你是除了我娘之外,天下第二好的人……”

她微微侧躺,闭着眼,一张脸烧得桃花一般艳丽,满头乌发风情万种地铺洒在枕头上,真是漂亮得惊心动魄。

霍安低下头,又狠狠抹地。

叫他怎么做好,这种姑娘随随便便丢出去,朝不保夕啊。

后来又给她换了几次冷帕子,灌了她一些凉水喝,最后轻轻捏了她伸在外面的一截手臂,慌张地塞进被子里。

一直走到门外,他手心里还留着刚才那种触感,温柔,细腻,像温水泡过的嫩豆腐。

一觉醒来,苏换只觉得全身大汗淋漓,但轻松了很多,脑袋里的糨糊也被抽走了。她晃晃头,翻个身,突然觉得额头上掉下个东西。

捏起来一看,是条半干的湿帕子。

瞪了片刻,她猛然坐起来。哦哦哦,她想起来了,她昨晚吐了,然后,然后就不记得了。

低头去看地面,地上却十分干净,陈旧的大青石地面甚至还泛着光,窗户半开,和煦的风从外面吹进来,带点花香。

再低头看自己,衣衫穿得好好的,就是汗湿了,黏腻腻地贴在身上。她掀开被子跳下床,冲到院子里一看,院子里空无一人,小二正盘在槐树下咬自己尾巴,见她出来,兴奋地跑过来。

霍安又带着达达出去了,独留下小二看家。

她走到院子里去,取了晾干的衣裙,回屋里换上,又洗漱一番,取了窗台上的木梳子,细细将头发梳了一遍,用布条绑在后面。

日上三竿时,霍安才带着达达回来。走进院子,便看见苏换坐在正屋前的石阶上,用一支狗尾巴草挠小二的背,小二转头去咬,逗得她仰头哈哈大笑。

啊,他抚了抚额,他好崩溃呐。这个姑娘就不是风雨中的小花朵好不好,她就是一节吹不弯压不断的老竹子好不好,亏他还担心她熬不住被烧死了,一大早就去城里买了两帖药回来。

苏换看见他回来,两眼一亮,将狗尾巴草一扔,跑过来问,“昨晚我吐了是不是?”

霍安默然点头,将手里两包东西提到厨房里去。

苏换尾随他,愧然道,“那真不好意思,劳烦你抹地了。”

然后她又眼尖地看到他手里两个大纸包,嗖地蹿过去拨弄,“你出去买东西了?买了什么买了什么?”

霍安沉着脸任由她去翻。

翻出两包米,翻出一包盐,翻出一盒红酱,翻出一包老姜蒜瓣,翻出一包干辣椒,翻出八只烧饼,翻出一盒针线,翻出一块豆腐,最后,竟然翻出两帖药。

苏换疑惑地看他,“你生病了?”

霍安扭头出门。

苏换晾在那里半晌,想了又想,琢磨这男人平时好脾气得很,今天是闹什么别扭。

收拾一下厨房,她拍了几片老姜,将昨晚剩下的干饭倒进锅里,掺上水,揪了些白菜叶子进去,做成菜饭。然后将那新鲜豆腐切成块,浇了红酱切了辣椒,烧成麻辣豆腐,上面再撒些青蒜末,香气扑鼻。

小心翼翼招呼了霍安吃饭。一顿饭,霍安看都不看她一眼,低头狠狠咬烧饼。

忽然,他平日写字的木牌子递到他眼皮下。

上面写一行字:“霍安,你别生气了,昨晚我不好,吐了满地还劳烦你抹地。”

木牌这面写满了,握着木牌的小手一翻,让他继续看另一面:“谢谢你还给我买药,我好了,药留着,下次吃吧。”

霍安好纠结,还有下次?姑娘,你想得真长远。

苏换期期艾艾半天,终于痛下决心,从衣领里揪出一条精致的红丝绳,取下来,将红丝绳穿着的一颗玉白菜,轻轻放到霍安面前。

霍安皱了皱眉,终于抬起眼来看她。

玉白菜看起来成色很好,拇指大小,莹光润泽。

苏换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你不要觉得我小心眼啊。我那日滚下山,包袱掉了,平日攒的银子都没了,我娘留给我的两支金簪一只碧玉镯子也没了,我现在想起来都好心痛。这颗玉白菜是我娘去世前留给我的,说玉能保平安,白菜又招财,让我一直戴着。”

她换口气继续道,“我小气,一直不舍得拿出来。可是我白吃白喝你的,又很无耻,你拿去帮我卖了行不行?”

霍安冷着脸,用一根手指将那玉白菜推回到她面前。

苏换急道,“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要你同情我。这些东西都是死物,没有吃饭活命重要。我娘在我心里,不一定要睹物思人,我便是将这颗玉白菜供起来,她也不会活过来了,不如救她女儿一命,她知道了一定含笑九泉。”

她眼巴巴地将他看着,见他面无表情,干脆捏了那玉白菜,毅然道,“下次你去城里,我也跟你去,我自己去卖白菜!”

霍安不理她,起身来收拾碗筷。

苏换跟出去,背对院子,面向墙角,蹲在那里摸小二的毛,委屈又苦恼地自言自语,“怎么办?小二,你家主人好像越来越讨厌我了……我以后再也不生病了……”

霍安走出厨房,听到她自怨自艾的声音,放下挽起的衣袖,走过去。

他也有些苦恼,这个姑娘,咱们非亲非故,你叫我如何待你才对?

苏换正忧伤,冷不防背后有人拍她肩,她一转身,看见霍安将木牌竖在她面前,上面写着:“我去帮人补屋顶,晚上回。”

苏换站起来,乖乖地点头,“好。”

忽然想起什么,跑进厨房拿出一个洗干净的篮子,篮子里叠着一张花帕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