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毒妃倾城》毒妃倾城嫡女不为妃 女体化 毒妃倾城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19-10-13 00:03:00

《毒妃倾城》毒妃倾城嫡女不为妃 女体化 毒妃倾城最新章节 连载中

《毒妃倾城》

来源: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者:步悠然 分类:穿越 主角:顾茗,顾子

完结小说《毒妃倾城》是步悠然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茗,顾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柳氏带着一对儿女,面色惨白。还未开口,便瞧见顾茗烟偏着头,脸上划过一丝浅淡的笑意,下一刻,她复而敛去脸上的笑意垂下头去,小步的往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氏带着一对儿女,面色惨白。

还未开口,便瞧见顾茗烟偏着头,脸上划过一丝浅淡的笑意,下一刻,她复而敛去脸上的笑意垂下头去,小步的往顾致远的身边挪动了几步,红着眼眶仰头望着这父亲。

今日七皇子未死,来日大女儿便是未来的七皇子妃。

“茗烟大难未死,七皇子亦苏醒未死,当真是良配。”

顾致远心情大好的揉了揉顾茗烟的头发,指腹摩挲过那脸侧的红痕,便瞧着这胆小的女儿眼尾泛红,竟将衣袖都捏的皱皱巴巴。

“茗烟莫怕,及笄尚有一年,这一年你定要跟着弟弟妹妹读书写字,莫要再当个乡野丫头了。”

顾致远的声音轻柔,只准备将这女儿之前所做乌七八糟的事情一并抛诸脑后。

顾茗烟乖乖点头,低低唤了一声爹爹,便自顾自的拢紧了身上的衣服,慢悠悠的朝着菡萏院走去。

临走之时,柳氏清清楚楚看见那双眼底的挑衅之意,当即脸色一变。

这丫头,是会变脸呐!

顾茗烟懒得管他那势利的父亲会不会将刺客之罪推到大娘和二娘的身上,只望着这凄冷的菡萏院,蓦地笑出声来。

这具身子死绝,换了她来顶替。

而那死去的七皇子又被人找回,死而复生,某种意义上,倒真的是绝配。

风雪缠身,她抬手接了片晶莹的霜花,嘴角漾起一抹浅笑。

终归是死里逃生,日后生死在己,福祸皆由己身。

可这偌大府邸宅院却是如狼似虎,一双双目光直看着她这府中长女。今日柔弱,来日不免被人欺凌,今日留给柳氏几个眼神算是警告,若来日她还不长眼求儿女来报复,她自当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更何况,日后在这宅邸之中。

她要欺骗的唯有父亲一人,有了他的庇护,其他之人所想便同她无关。

而此时的城中,白布红布尽数飞扬而落,卷入各家。

玄色马车自城门而入,檐上挂蛟龙铃,车帘之上有凤羽为纹,金丝缠绕,刻着一个七字。

周围百姓纷纷退避,瞧不见那雪入车帘,落在当今七皇子的手中化作晶莹水珠。

“及笄之岁,尚有一年。”

嘴角轻扬,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凄冷。

顾茗烟只隔着高高的围墙听着外面唯有风雪声,那车轮滚滚却只能发出踩踏白雪的嘎吱声响。

菡萏院乃是府中偏僻院落,平时纵然有人打理,亦大多是为客人所准备,而这菡萏院距离那长街不过一墙之隔,唯有夜晚安宁,院中有一小池,活水走于地下,深不见底,便也凄冷的连荷花也未种下,其上一座七步小桥,上有檐顶,红布还未落下。

她伸手将那红布拉扯下来,抬了抬下巴:“想让姑奶奶嫁个不爱之人,不可能!”

尚有一年,她自会找个由头好好的除了这天家婚约。

将这红布扔于池水之上,眼底只剩下一片阴寒。

踏入菡萏院中,拣了几本书卷来看,她有这身子的记忆,对于这里的字知晓甚多,不过一会儿,便看的入了迷。

窗户大敞,飞雪凌乱落于桌上发间,她亦不知。

顾子烟带着丫鬟前来之时,便只看见那山野丫头端坐于窗前,双目认真,指尖越过层叠纸张,缓缓拨弄开,嘴角一抹浅淡笑意,眼若桃花。

提着裙摆走了进去,背后的两个丫鬟便齐齐跪在顾茗烟的面前。

被两人动静惊得回过神来,顾茗烟放了书卷缓缓起身,不经意间抚过腰下裙摆褶皱,举手投足间,却不似方才那懦弱无助的乡野丫头。

“子烟妹妹这是来给姐姐送丫鬟了?”顾茗烟脸上笑意灿烂,只打量着这两个丫鬟。

她才不过十四,可这两个丫鬟却像是比大了许多,其中一人明显已然二十,指腹尽是薄茧,眼角弯弯,笑意入眼,一眼瞧着便是个伶俐的。

另一个年岁尚小些,莫约十七岁模样,眉眼之间却是多了一分老成,但小指像是受过伤。

“春莹,秋梅。”顾子烟唤出二人名字。

“奴婢春莹,是奉老夫人之命前来伺候,只求为小姐分忧。”那年岁稍大的春莹当即躬身行礼,笑眯眯的十分讨喜。

“奴婢秋梅,前是后院丫头,来帮小姐处理些杂活。”秋梅毕恭毕敬。

听着春莹开口,顾茗烟才回想起府中的老妇人来。

算来应当是她的祖母,年岁大,却活的精神奕奕,幼时她便是在祖母的庇护之下长大,祖母待她极好,只可惜在这府中无权无势,父亲只将她当做母亲供奉,并无实权,这次只怕又是被父亲拦下才并未出面求情,当即便送来了丫鬟。

忍不住红了眼眶,许多年后,祖母倒是还惦念着她。

“姐姐初来乍到,府中诸多事情还不知晓,娘亲和妹妹如今被禁足,不若让妹妹带着你四处走走,也免得走错叨扰了父亲会面。”顾子烟见顾茗烟呆呆站在原地,只当她是不知该赏两个丫鬟什么,当即扔了两锭银子,两个丫鬟一人一锭。

边挑眉看了顾茗烟一眼,笑而不语。

还真的将她当做是乡野丫头。

不过反正也不用她的钱。

说到银子,顾茗烟趁着几人不注意时,两指划过手腕,而落在手里的却只有一片厚重的灰烬。

洒落于地。

顾子烟只当是她是从袖口里掏出黑色灰尘,警惕的后退了一步:“姐姐,这是……”

看来这里没有的东西,是拿不出的。

顾茗烟回过神来,将这灰烬洒落于地,想到昨晚的刺客,摇头:“昨夜,七皇子府邸的鬼怪留下来的东西。”

注视着顾子烟脸色未变,顾茗烟便不着痕迹的装傻,顺势将这些灰尘都放到桌上的纸上。

顾子烟这是多看了顾茗烟几眼,昨日难道真的有刺客?

而顾茗烟则是想,若此事并非是柳氏和顾子烟所为,那这背后派遣刺客的人,究竟所指七皇子,还是她这个未来的太子妃。

更遑论昨夜有一人救他,而今日就发现七皇子未死,其中是否也有牵连。

想及此处,她只怪清晨的自己怕鬼到神志不清,竟还未弄清便急匆匆的回来。

若是七皇子假死城府至深,她定然要早早的脱身。

不知顾茗烟所想何事,顾子烟只看着顾茗烟那张姣好的面容,蓦地笑了:“姐姐死里逃生,只怕还没有什么衣服,不若子烟带姐姐去一趟成衣铺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