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黄巾赘婿》黄巾赘婿txt 字母文 黄巾赘婿小说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19-10-31 06:05:00

《黄巾赘婿》黄巾赘婿txt 字母文 黄巾赘婿小说在线试读 已完结

《黄巾赘婿》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一个幽灵 分类:历史 主角:袁朗,张让

《黄巾赘婿》作者:一个幽灵,历史类型小说,主角:袁朗,张让,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要猜这白面人是谁,除了袁朗,这世上估计也真就没第二人了。先是这人的说话语气,阴阳怪气的,下把光洁无须,喉结如同女人,跟电视剧上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要猜这白面人是谁,除了袁朗,这世上估计也真就没第二人了。先是这人的说话语气,阴阳怪气的,下把光洁无须,喉结如同女人,跟电视剧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而且“公公”这类人是不得轻易出宫的,所以别人就算听了,也只会认为这人说话不正常而已,长相特殊而已。再有这人一身的麝香味,这麝香可是名贵的香料,试想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携带这种香包。综上两点,袁朗也就不难推想出对方的身份。

如果只是猜到了这人的身份,那还不算什么,更为重要的是,他以此类推,凭着自己对此时段历史的熟悉度,他联想到了此人上黑山找张燕的目的,那就是“招安”!

张燕是糊涂的,他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出宫办皇差的这位心腹公公给关押了,这不是眼大无光还能是什么。

不过好在他袁朗并不糊涂,如果张燕就这样把上门的“福将”给宰了,估计他们黑山军离灭亡也不远了。

袁朗的动机虽然是不纯的,不过帮人总归不会错。并且目前张宁的处境实则是堪忧的,今天有四郡人马前来围剿,他日不会没有大军压境的危险。

而且在袁朗看来,今天四郡联手围剿并非是误打误撞。看来这黑山军里或者是与会的各部里一定有官军的Jian细,他们这是想借着土匪开会的机会,将这分散在各地,平时很难围剿的黄巾残余势力给一并剿灭了,以换取各地的安宁。

张宁等人看到的只不过是眼前的现实而已,他们并没有去深挖这背后的故事。

不过,袁朗也不想去替别人考虑太多过去的事,因为只要他办成眼前的招安大计,张宁的安全,自己的幸福,自然是水到渠成,一并达成了。

不过想要让受到惊吓的公公重新考虑对这帮人的招安,而不是想着逃跑,看来自己必须得先跟他打成一片不可。

“公公下问,在下也不好隐瞒,实言相告公公,在下正是朝廷安插在黑山的密探!”

袁朗话一出口,对面的公公赶紧捂住袁朗的嘴巴,低声说,“隔墙有耳,你不想活了!”

“小人安危事小,公公安危事大,若不是小的替公公求情,他们也不会起了疑心,将小人也关押在这里了!哎,说来,小人救不成公公,倒给公公添堵了!”

袁朗本以为自己的谎话天衣无缝,可谁知对方惊奇道:“都说你们这帮探子隐秘的很,从来不跟外界打交道,你是怎么认识杂家的?”

袁朗是谁,那是说谎话的祖宗,只听他娓娓道来,道:“小人当年去过一次皇宫,见过公公的真颜,故而识得!公公,小人在此卧底数年,此次终于是,终于是遇到亲人了,呜呜……”

公公一听,也不由得深信不疑,自己的身份这般隐蔽,这小伙子还能认识自己,看来定是自己人无疑了。

“原来此次黑山匪首聚集的信息是你传递下来的,好小子,有点本事!”公公接着认起了亲戚道,“杂家俗名张让,比你虚长了几岁,以后咱就兄弟相称如何?”

袁朗听了想吐,这老货少说得有四十,居然跟自己拜起了把子,不过再一想刚才对方说的“俗名”,陡然在心底惊奇的道:“十常侍里有个张让,不会是这老小子吧,不能够吧!”

“哎,朝廷本想着来个城下之盟,将这帮匪徒能招安便招了,不能招安那就除了,可不曾想你我二人如今身陷囹圄,如何才能脱困,兄弟你可有妙计?”

张让心中犯苦,他本在皇宫之中衣食无忧,快活逍遥,如今被上皇派遣来办这苦差事,可真是愁死了他,搞不好今天要走不出这里了。

袁朗也不管这个张让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张让了,总之这人现在还有他的价值,那就必须要取得他的绝对信任才行。

“张大哥,您可别慌,按照小弟的看法,咱们的生死全在大哥手里!”

袁朗此言一出,张让立即兴奋的追问道:“贤弟,此话怎讲?”

袁朗作势看了看周遭的环境,看是否有人窃听,随后对着张让细声说道:“大哥有所不知,现如今这黑山上的土匪,有一大半的人已经想着向朝廷招安了,大哥此来,时机正好!”

“不,不,杂家还是逃命要紧,那张黑子果然是个狠角色,杂家可再也不敢去见他了,贤弟还是跟大哥合计个逃命的法子吧!”

袁朗想的没错,这张让已经吓破了胆,什么皇命,什么招安,他现在根本就没心思去办了,这小命都差点没了,怎么还会再去送去。

不过袁朗也自有让张让服帖的方法,只听他继续编撰道:“大哥,如今山上被咱们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就连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了,更别说你我两个大活人了!”

“啊,我命休矣,贤弟救我!”

这老货哭起来那个悲啊,袁朗要不是想着自己的大事,估计早就跑的远远的,何苦还会让这么一个老男人拉扯着喊救命。

“大哥,别慌,你有所不知,咱还有个人能帮咱们!”

“谁,难不成你们还有密探?可他也没办法帮咱们逃离这里啊,贤弟快说,就别卖关子啦!”

张让一再的催促,袁朗这才以假乱真似的,瞎说道:“大哥,你可知道那张黑子为何处处针对我,无时无刻不想杀我?”

“因为他发现你的身份了?”这是张让目前唯一的答案。

可是袁朗摇摇头,接着说道:“非也,因为我是那天女张宁的姘头,他张黑子也打天女的主意,你说他如何不恨我!”

张让不可思议的望着袁朗,结结巴巴的说:“你不是,不是净过了?”

袁朗只得硬着头皮说:“大哥误解了,咱们不在皇宫办差,是不必净身的!”

“原来如此,照贤弟你的意思,那张宁会放了咱们?”张让理解后问道。

袁朗一看,这老货已经一步步的进了自己的圈套,虽然心中窃喜,不过嘴上仍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她自然舍不得杀我,不然我也不会只是关到这里来了,不过那张宁也主张招安,如果大哥这么一走了之,她势必不会放过大哥,一旦被他们捉回来,贤弟恐怕也是……”

“别,贤弟别说了,既有此机缘,大哥也不是不醒事的,有何差遣,还请贤弟吩咐,只要能保住大哥这条贱命,杂家全听你的!”

得了,这事算是给自己胡编乱造成了。

取得了张让绝对的信任以及服从之后,袁朗这才将自己接下来要张让所做的事情一一跟他交代了清楚,说了许多,总结成一句话,那就是让张让别怕,留下来继续找黑山上的匪首们谈招安的事,剩下的事情交给他袁朗了。

至于怎么说服比顽石还硬的张燕等人,袁朗也没细说,只让张让见机行事,一切听他的暗示行事。

没吃午饭,也没人送饭,估计战事吃紧,连防守张让、袁朗的守卫也被撤了出去,二人直等到夜幕降下,这才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吃饭了!”

果不其然,来人是来送饭的,毕竟关押的这两人都不是下令要杀的人,可不能饿死在了这里。

张让这老小子估计已经饿疯了,也不管这饭食是不是馊饭,用手抓了就把嘴里送。

袁朗想打听点什么,等送饭的那人还没走,急忙起身试着问道:“大哥,劳烦问句,咱们打赢官军了吗?”

“问这么多干什么,回去坐着!”

那人对袁朗来了个不搭理,随即听到“哐当”一声锁门声,看来是打听不到什么了。

正当袁朗坐下来享用那半碗馊饭时,忽然隐约听到外面有人喊了声“李二,快走,黑帅被围了,天女让咱们跟着白帅这就下山去解围”。

虽然话不多,不过袁朗已经知道了战事的紧张程度,按理说张宁的部署还算精细,如果说张燕这样还被包围的话,也就是说,官军也留了后手,张燕这回,看来不死也得被剥层皮。

虽然是个不被自己放在眼里的“情敌”,不过张燕好歹也是黑山军响当当的人物,如果就这样死了,也怪可惜的,袁朗突然也有了惜才之心。

“呸呸,我想他活干什么,死了才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