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红牌弃妇带球跑 圣水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GL

更新时间:2019-11-01 06:02:55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红牌弃妇带球跑 圣水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GL 连载中

《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

来源: 作者:超灵的佑子 分类:总裁 主角:温初安,宁宁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超灵的佑子原创小说《盛少私宠:天价弃妇带球跑》,主角是温初安,宁宁,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但是她问的是怎么会这么想,而不是问怎么会想不开。 “我的意思是我会请最稳定的护士,照顾姐姐,我希望姐姐好好的……” 温芷晴刚想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是她问的是怎么会这么想,而不是问怎么会想不开。

“我的意思是我会请最稳定的护士,照顾姐姐,我希望姐姐好好的……”

温芷晴刚想再说两句找补,手机里又响起了声音,只有一个字:“滚。”

温芷晴心里一阵烦躁,这样的温初安尖锐而锋芒,竟然轻描淡写却足以她备受猜忌。

“姐姐……”温芷晴哭得不胜娇弱,似乎伤心的要站立不稳,

“管她死活干什么?”盛靳年烦躁的声音响起,一把拉起温芷晴:“我们走。”

吴景兰也立刻起身了:“初安啊,本来我应该在这里照顾你,但是你终于肯离婚了,我要尽快给芷晴准备户口本,再说靳年也一直很抢手,你结婚的时候,也知道什么是夜长梦多。”

温初安突然同意离婚了,这让很多筹谋已久的事物都提前,温初安的变化确实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但是相比于她肯把盛家少夫人的位置让出来,不过是一条狗早几天晚几天杀的问题。现在的温芷晴,别说她说什么都没人信,她有嘴也说不出半个字。

吴景兰给凌叔使了一个颜色,凌叔收到吴景兰的会意,也跟着夫人跟小姐离开。

病房里又一次安静下来,离婚的提议果然让吴景兰与温芷晴无暇顾及再看温初安一眼,只是温初安回到了阁楼,宁宁的嗓音都哭哑了,被温芷晴抱在怀里只有嚎啕大哭以后身体不断抽泣的自然反应。

温初安给宁宁泡了奶粉,可是宁宁本来就早产,又嚎哭了一阵子,吃了几口奶就吐了出来。

宁宁哭得更撕心裂肺,整个小脸都挣的通红!

温初安抱着宁宁四处走动安抚,但是效果不佳,好几次哭泣过度都没有声音,像是气都喘不过来。

对不起,妈咪不应该这么久没有回来看你,我再也不会把你丢下这么久。

温初安的泪水一直往下流,可是现在她连正常租住的钱都没有,她如果不想公开宁宁的存在,下一罐奶粉钱都成了问题,如果她公开宁宁的存在,宁宁一定不会被允许跟自己在一起。

如果有孩子,他的存在只是让芷晴多一个备用肾源。

盛靳年冷酷的声音在温初安的耳边回响,一想到这种可能,温初安的身体就忍不住发抖,绝对不能让盛靳年发现有宁宁的存在!

“宁宁……”不知不觉,温初安低哑的声音从唇里溢出,温初安很快尝到了铁锈的味道,口腔里又一次充满了血液。

怀中声嘶力竭的小孩似乎突然愣了一下,虽然很快继续哭泣,但是像是有一种奇怪的情绪在感应,孩子听到那句模糊无力的宁宁,却像是得到了极大地安慰。声嘶力竭的声音慢慢减弱,因为哭泣而紧紧拽住的小手臂慢慢放松下来。

“宁宁,乖。”温初安说每一句话,都像是咽喉再次被割裂一次,但是因为怀中过小小的孩子因为呼唤出现宁静乖巧的表情,温初安不断嘟囔的呼唤他,用渗出血水的唇角颤抖亲吻他。

宁宁,你不知道妈咪有多爱你,一开始只是因为想要贪心的留下盛靳年留给自己的证明,但是宁宁一来到这个世界,被她所拥抱,他的重要就甚于她爱盛靳年。

第二天,秦责送来了离婚协议书。告知盛靳年在温芷晴的病房,因为昨天晚上温芷晴看着温初安满口的血吓坏了,晚上就心悸做噩梦惊醒,所以盛靳年陪她留院观察。

温初安低头看离婚协议,她似乎很专注,安静下来的温初安看着更瘦,宽大的病号服几乎罩不住,下半身盖着床单也只是薄薄的一层如同纸片一般,一截纤细白皙的脖颈从病服中探出,因为她低头的动作,都可以看到脊骨的突出。

温小姐跟靳少要离婚了,可是靳少连签字前的最后一面都没有出现。

秦责向来平整无波的眼底也出现了一抹无奈,在所有人的描述中,温初安似乎是千般狠毒,但是秦责总觉得温小姐跟狠毒格格不入。

离婚协议非常简单,总结起来不过是人海茫茫,两不相干。

温初安的笔尖就要落在盛靳年龙飞凤舞的签名旁边,却停了下来。

“秦助理,我会马上签字,但是我还有个要求。”

“温小姐你说。”秦责很快回应。

“我要求盛靳年补偿我一百万,离婚协议书立刻签字生效。”温初安淡淡的说。

她不会跟宁宁分开,所以,她再也不能放任宁宁是一个人,她再也不能放任宁宁那么小却要风餐露宿,她再也不能忍受,如果盛靳年的目标是宁宁,她连带宁宁逃亡的能力都没有。

温家,曾经是她的港湾。可是先是亲妹妹的一切都在她算计,再是她的母亲说的养这么大就是为了给芷晴提供健康的肾脏。她不知道还能相信谁,但是已经割裂的咽喉提醒温初安,如果这样的伤害发生在宁宁身上,她的头皮都发麻!

问盛靳年要钱,是最稳妥的办法。一百万,何止他身价的九牛一毛。

秦责有些意外,温初安嫁给盛靳年将近一年,她几乎从来没有提出过任何要求。但是随即秦责就说道:“我立刻跟靳少请示。”

但是秦责收到视频回电却是温芷晴的容颜出现在视频里。

“姐姐,你向盛靳年要一百万?”画面里的温芷晴清透温婉,依偎在盛靳年的怀中,但是她的唇上却是权杖口红最新的色号,她看着温初安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怎么会变成这么拜金?我们温家也不缺你的钱,你为什么要这么这么见钱眼开?”

温芷晴当然知道区区一百万,对盛家来说微不足道。但是她就是盛家未来少夫人,温初安马上就要被踢出去的丧家犬怎么敢从她手里拿走一毛钱?

更何况,她迟早要交出她的肾脏,一百万也要看有没有命花!

现在是她依偎在盛靳年的怀中,温初安连离婚都见不到盛靳年一面,她还敢妄想从盛靳年的口袋掏钱,温初安有这样的妄想,温芷晴简直是要笑出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