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倾尽天下:我的师父是掌门》倾尽天下 耽美狼 倾尽天下:我的师父是掌门BG文

更新时间:2019-11-02 00:09:45

《倾尽天下:我的师父是掌门》倾尽天下 耽美狼 倾尽天下:我的师父是掌门BG文 连载中

《倾尽天下:我的师父是掌门》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芷甜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楚弈,风姓

新书《倾尽天下:我的师父是掌门》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芷甜,主角楚弈,风姓,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她的名字?绯月有点苦恼,是说出她的真名呢?还是假装失忆呢? 楚弈傻眼,这剧情发展得太不合理,明明是他救了她,为什么她要去抱他的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的名字?绯月有点苦恼,是说出她的真名呢?还是假装失忆呢?

楚弈傻眼,这剧情发展得太不合理,明明是他救了她,为什么她要去抱他的师父?

路人开始指指点点,这是哪家的姑娘,怎么这么不知羞耻,大庭广众地对男人投怀送抱。

绯月在一番思量后,决定说出自己的真名。因为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她的这具身体不好命地摊上一个类似小红小绿如花翠花那样的名字,她会哭晕的。

她笑得璀璨:“我叫绯月,绯红的绯,月亮的月。”手下却不肯松半分。

一个青衣老头远远地看了半晌,纠结地连眉毛都皱成了一团。

楚弈看着眉毛皱成一团的青衣老头,有些替自己的师父和叫绯月的女孩担心,有人看不下去了,你们……多多保重。

青衣老头又踌躇了几瞬,终于一咬牙,一跺脚,走到二人身边。

他谦卑地躬着身子,小声然而悲愤无限地道:“王妃,你无端失踪,府里已经闹翻了天,没想到……”没想到你却在大街上和一个男人卿卿我我。

绯月回头,又有人把她错认为王妃,看来得找机会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这老头看起来不像什么十恶不赦的人,先问问他看,说不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青衣老头悲愤地低着头,沉浸在自己营造出来的悲伤世界里,绯月打断他:“喂,老头,你认识我不?”

青衣老头有些困惑,这声音不对,再一抬头,衣服虽对了,但这脸不对,他结巴道:“你、你不是王妃!”

她当然不是王妃,看他的反应,应该不认识她,绯月不再理会老头,把头转回去继续折磨风姓男子:“风叔叔,你带我走好不好?”

青衣老头后知后觉地认出绯月的脸,颤抖着声音:“反了反了!”他家少爷没过门的少夫人,竟然要跟人私奔!

“我打死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傻子!”青衣老头抬手朝绯月打去。

风姓男子带着腰上挂着的累赘飞快地往旁边一闪,青衣老头打了个空。

青衣老头打不到人只好继续骂骂咧咧,绯月也怒火中烧,任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怒火中烧。说她不知羞耻也便罢了,她为了保命抱着风姓男子的这个举动确实有点不妥,但是一口一个“傻子”这也太过份了吧!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绯月怒道:“你个臭老头,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这句话一下子戳到了青衣老头的痛处,他家少爷确实是个傻子,他指着绯月,手指抖抖抖:“你、你、你……”

打又打不着,骂又骂不过,他只能打道回府,去搬救兵。昨夜府里的侍卫都中了**晕了过去,王妃和夏家的那个傻子一起不见了。王妃失踪,他也不敢声张,只贴了寻找夏家傻子的告示,又另外派人偷偷寻找王妃的下落。现在,夏家傻子找到了,王妃还不知道在哪里,真是愁煞人。走到半路,才忽然意识到夏家傻子伶牙俐齿,好像不傻了!

长街上,绯月和风姓男子仍在进行拉锯战。

风姓男子有些狼狈:“放手。”

绯月理直气壮地:“不放!”楚弈是小侠,他的师父就是大侠,既然是大侠,断然不会伤害她这个弱女子,她也就有些有恃无恐了。

风姓男子无语,这丫头脸皮怎么这么厚,虽然以他的年龄已经勉强可以做这丫头的爹,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面具下的俊脸也有些泛红:“你怎么才肯放手?”

绯月开出条件:“答应保护我。”

原来是为了这个,风姓男子眼里闪过幽光,他直视着她那双似曾相识的美目,郑重地点头:“我答应。”如果她就是他要找的人,就算她不说,他也会拼了命地保护她——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唯一使命。

“成交!”绯月Jian计得逞,狡黠地笑笑,然后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离开他身上那股让人安心的味道。

风姓男子如释重负,总算把她哄好了,这个丫头,太难缠了。要验证她是不是他要找的人,得先弄清她的身份来历,他循循善诱道:“带我去见你的父母,可好?”

生命安全有了保障,绯月只觉得神清气爽,至于风姓男子提出的小小要求,满足一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她豪爽地答道:“好!”答完才发现,这件事她根本办不到……

风姓男子恢复仙人般的风姿,淡淡道:“走吧。”绯月在原地嗯嗯呀呀了半天终于挤出了一句:“我好像……失忆了。”***,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

风姓男子眼角微抽,绯月喃喃:“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转念一想,你要见我的父母干嘛?难道是想把我扔回给我的父母然后跑路?可恶,太不负责任了!心里刚生出来的那点小歉疚立刻消失地无影无踪。

一阵风过,吹来白纸一张。楚弈拿下盖在脸上的白纸,扫了两眼,忽然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目光看着绯月。

绯月不解地瞄了楚弈一眼,那小子的目光是怎么回事?

“你的脸……”楚弈迟疑。

这句话倒提醒了绯月,她穿过来也有小半天了,还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

“你们知道哪里有镜子吗?”

无人回应。

“池塘、河流也行。”没有人工镜子,那就用天然的镜子凑合一下吧。

楚弈有些惊惧:“你要镜子做什么?”

这小子在害怕什么?

“我的失忆症有点严重,”绯月阴恻恻地一笑,“我忘记自己长什么样子了。”

失忆真可怕,楚弈怜悯地看看她,将手里的纸张递过去:“如果是为了看你的模样,不需要镜子,看这个就行了。”

绯月将信将疑地接过纸张,瞥一眼,这不是那个变态的手下拿给那两个冒失鬼看的布告嘛。

布告上,一个形容尚小略有点婴儿肥然而清丽绝伦的女子美目盼兮。

绯月又惊又喜:“这是我?”布告上描画的女子同前世的她长的一模一样,当然,这是三五年前的长相,穿越前的她要瘦一些,五官也要长得开一些。

楚弈沉痛地点头:“是你。”

风姓男子也忍不住把头靠过来,看一眼,点头,确实是她,画得虽不够传神,但也有七八分相似。

绯月有些庆幸,幸好与前世长的一模一样,要不然以后照镜子的时候,对着一张别人的脸她肯定不适应。不知这具身体叫什么名字,再看肖像下的两行小字。磕磕巴巴地看完后,她只觉得天也黑了,地也暗了,心也碎了,人也废了:

寻女一人,夏氏如花,年方十三,痴呆无状,遇镜则狂,苟遇之者,慎避之,凡有传音信者,必有重金相予。顾府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