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浮生余烬》浮生若梦 冰山攻 浮生余烬BL

更新时间:2019-11-08 06:03:27

《浮生余烬》浮生若梦 冰山攻 浮生余烬BL 连载中

《浮生余烬》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言觅 分类:婚恋 主角:华服,那虽

主角是华服,那虽的小说《浮生余烬》此文是言觅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湫时身形矫捷,踩着残败的瓦檐迅疾向前,她目光里矗立着的青灰色城墙越来越近。 那顺滑洁白的毛发被烈烈的风吹起,绸缎般柔软光泽的三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湫时身形矫捷,踩着残败的瓦檐迅疾向前,她目光里矗立着的青灰色城墙越来越近。

那顺滑洁白的毛发被烈烈的风吹起,绸缎般柔软光泽的三条尾巴,随着她的跳跃,如同波浪一般在空中轻巧的飘舞。

耳边有呼啸而过的烈烈风声。

此情此景莫名有些熟悉,她轻轻地晃了晃脑袋,一时想不起来。

湫时蹙眉斟酌片刻,蓦然清醒。

她记得是自己断了两尾,散了部分真元,逃命时耗尽了所有气力,然后晕倒了。所以她现在应该是在汀江两岸高大茂密的山林里才对。

可这是哪里?

每每有天界的仙君来找休岸品茗对弈时,都会给他带一册天下卷宗,休岸一览后便到了湫时手里,因为格外新奇,甚至比绘本还有意思,所以被湫时当作打发时间的读物。

故湫时虽足不出户,却晓知天下事。而据她所知,凡界有千年一遇的紫薇星降世投胎,帝星葳蕤,故近百年来都不会有大的战乱,很是太平,可入眼这般支离破碎的残垣断壁,并非小打小闹,哪里有半点太平的样子?

她忽然停住脚步,有些踌躇。

是梦吗?

最近做的梦真是越来越稀奇古怪了。

湫时叹口气,咬了口舌尖,可并未同预料那般立刻醒来。大概是刺激不够,湫时狠下心,重重的咬了一口。

“嘶……”她疼的抽气,唇齿间霎时弥漫出血丝流溢的铁锈味。

还是没有醒来。

“邪门……”她喃喃,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抬眸看了一眼那沾染了血迹的青灰色城墙,有升腾的火光,青烟,和冲天的杀伐气息。有什么东西在召唤她,湫时蹙了眉,心里有了定夺。

天空竟然隐约飘起了冰凉细小的雨丝,湫时心里有些烦闷,又有些莫名的担忧,就好像什么重要的人就要离她而去了一般,而这场雨就是预兆。

她化为原身时身形本就轻巧,所以速度极快,不过片刻,便到了两军交战的前沿。先是一股浓烈的,混杂着汗水和血腥,还有被烧灼焦灰的味道侵袭鼻翼,入目一片狼藉,用语言难以形容的惨烈。大安战旗残破不堪,被雨丝浸透,在风中无力的抖动着。

大战落幕,胜败已分。

她希望这个梦快点醒来,也不躲避流窜的箭矢和奔走的南夷将士,飞速地越过遍地堆叠的尸体,绕过积成一滩的污血和随处可见的残肢断臂,坚定的朝着一个方向奔去。

那里有数百黑甲战士,排列整齐的围绕成圈,似乎把什么人围在了里面。

湫时放缓了步伐走近,众人视她为无物,她敏捷的在将士们漆黑的盾甲中穿梭,渐渐到了包围圈的最里面。

有身形颀长的年轻男子,脚边横陈着几具至死还捏紧剑柄的尸体,他垂眸,稳稳的立于万丈悬崖边,看不清面容,却可以清晰看见他身上残破的黄金甲胄,露出玄色的衣袍上都有箭矢穿透的痕迹,他整个人几乎浸在血里,指间还有鲜血在不断滴落。

将军末路,惨烈又悲壮,湫时看着那人,有莫名的心酸和熟悉之感。

“大名鼎鼎的漱安将军,最后还不是栽在了我手上。”有华服男子背了手,一副高高在上样子踱步过来。

湫时看过去。

那华服男子看着浑身血迹的那人,嗤笑出声,他听说有人活捉了大安的漱安将军,特地赶过来看他最狼狈的样子。

将士们拱手,让出了一条道路。

身边有与他同来的宦官尖着嗓子拱手应和:“太子殿下英武。”

周围将士面面相觑,脸上青白交加,看着那虽身受重伤,却依旧清风明月般的颀长身影,有惋惜与惭愧。

南夷太子好大喜功,最擅长纸上谈兵,以十万大军敌漱安将军五千精兵,却耗时数天不曾有半步推进,用兵愚钝,导致牺牲了许多将士,还在漱安将军亲自带兵偷袭大营并且全身而退时险些丢了性命。

此刻居然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相比起这油头满面的太子,他们甚至更加敬畏着令人闻风丧胆,有胆识有魄力的漱安将军。而漱安军皆善战英武,悍不畏死以一敌十,忠心耿耿,他们仰慕于漱安将军,这人便是他们的神邸。

只可惜,他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那华服男子并未在意这些,他脸上浮现一丝笑意,连回报京城,赞颂太子英勇降敌,活捉大安最为骁勇的漱安将军的捷报该如何拟词都想好了。

他刚想下令将其带回大营,便听到那人清晰的声音传过来。

“是天命要完我……”他低笑出声,然后慢慢的抬起头,露出一张染了黑渍与血迹,却依然掩不住风华绝代的清俊脸庞,他腰板挺得笔直,睥睨着那耀武扬威,比他矮了一截的华服男子,气势上甚至还要压了他一头。

他声音清冽,依旧带了笑,却阴冷的像初春刺骨的风,“而你,还不够资格。”

眼睛清亮,似盛了世上最皎洁的月光,那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眼睛。

芷渊!

湫时看清那人的面容,心口钝器击打般的疼痛,呼吸几乎凝滞。

南夷太子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一时却无法反驳,他恼羞成怒,几欲亲自提刀去手刃这人。

可还未等他有所动作,那在烟雨轻巧的大安国境,几乎是一个神话和是无数少女心上人的漱安将军,依旧本着一身傲骨,睥睨众人,然后不等任何人反应,便毫不犹豫的向着万丈深渊仰身而去。

他的衣袍被风鼓起,面上依旧挂着云淡风轻的笑,然后飘摇着下坠,顷刻间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南夷太子不想他会如此决绝,慌忙扯着繁复的袖角探头去看,面上有一闪而过的可惜,只是因为他捷报里的措辞,再不是活捉了大安的漱安将军,失了威风。

众将士在漱安将军把包围圈把悬崖边引时便料到了这样的结局,沉痛之余,纷纷垂头不语。

大抵是细雨落了眼,湫时眼里蕴了水汽,几乎是下意识地同时的飞身而起,追了那飞快下落的人而去。

“芷渊……”

她身上金光迸发,蓬松的三条猫尾绽开,像开到荼靡的一叶花枝。

你不能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