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奶凶忠犬护悍妻》忠犬护主的故事 小说目录 奶凶忠犬护悍妻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08 18:03:44

《奶凶忠犬护悍妻》忠犬护主的故事 小说目录 奶凶忠犬护悍妻全文阅读 连载中

《奶凶忠犬护悍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半阙长歌 分类:悬疑灵异 主角:韩智娴,明琛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奶凶忠犬护悍妻》的小说,是作者半阙长歌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黎曜,你怎么——” “智娴,他有权利知道真相。”明曜冷冷的打断了韩智娴的话。 韩智娴担忧不已,转而望着明琛,“小琛,你听妈妈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黎曜,你怎么——”

“智娴,他有权利知道真相。”明曜冷冷的打断了韩智娴的话。

韩智娴担忧不已,转而望着明琛,“小琛,你听妈妈说,你……”

“你先别说话,让他先说。”明曜把东西放在柜子上,然后坐在了韩智娴身旁,目光沉冷地望着明琛,问,“就算你不是我们亲生的,可这些年你妈是怎么对你的?遭遇点儿挫折就离家出走,你知不知道你妈多么担心你!要是这次你死在外面,你有没有想过你妈怎么办?就因为你不是我们亲生的,你就可以这么糟践你妈对你的感情?”

“黎曜!”韩智娴紧紧地抓住明曜的手,他这话太重了,孩子怎么受得了。

明曜怎会不知她心中所想,他冷哼一声,“你怕他受不了?他有什么受不了的!男子汉一个,二十五岁的人了,别告诉我我黎曜这么些年就养出了一个玻璃心的废物!”

“黎曜!过了!”

明琛被“玻璃心”形容刺到,顿时无地自容。

他埋着头,手下意识地抓住床单。他妈妈只有在情绪特别激动的时候才会叫他爸以前的名字黎曜,他爸更是不会主动提以前那名字,如今两个人都喊出来了,可见是……

父亲的气,母亲的护,让明琛愈发觉得自己太不是个东西。

在他得知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时候,他确实方寸大乱、情绪失控,才会做出离家出走的这种蠢事来,他确实在逃避,玻璃心碎了一地,不知道怎么去应对。

他低下头,死死的咬住了嘴唇,不让悔恨的眼泪流下来。

韩智娴见状,于心不忍,朝明曜发脾气道:“你凶什么,当初是我非要瞒着孩子的,你要怪就怪我!”

“你!”明曜没法对爱妻发脾气,最后只撂下一句“你就护着他吧”就起身走了出去。

他害怕再不出去会忍不住动手打一顿那只小的,把他打醒,让他好好知道他妈到底是怎么对他的。

见明曜走了,韩智娴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起身去坐在了明琛的床边,拉住了他的手,喊了一声小琛,欲言又止。

其实除了明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俩之外,韩智娴又何尝不是忐忑不安,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儿子?

最终还是明琛开了口,“妈,我错了!”

他一把抱住了韩智娴单薄的身体,“妈,我真的错了,我不该一声不吭就离家出走害你担心,我不该在知道这件事后不向你们问清楚而是一个人憋在心里,妈,对不起……”

“说什么呢,傻孩子,”韩智娴忍不住眼泛泪花,“是妈对不起你,都是***错。”

“不是,不是***错,是我的错!”

两母子抱在一起痛哭流涕,明琛这次是真的感到错了,人只有在接近死亡的那一刻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子弹从他身旁飞过去的时候,他想到的是双亲。

就算不是亲生的又如何,这么些年,父母对他的好,难道还比不上所谓的血脉关系吗?

哭了许久,娘俩才缓过劲来。

明琛急忙抹了把眼泪,然后给母亲递上了纸巾。

韩智娴接过擦了眼泪,然后拉住他的手,想了想,最终还是开了口,“小琛,有些事,妈总得给你说个明白。”

安静的病房里,很快响起了她温和的声音。

在韩智娴的叙述里,明琛这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他是孤儿院里的孩子,只不过年纪太小了不记事,当年韩智娴无法生育,所以才去孤儿院领养了他。

“你知道吗?当年我其实一直想养个闺女来着,想着将来能和你干妈家的孩子作伴,我自己也更喜欢女孩儿。当时都用照片相中了的,可临到去孤儿院看的那天,园长带我去看那女孩儿的时候,走到一半,我听到小孩子们的嬉闹声,刚一回头,你就迈着小短腿朝我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我的小腿,然后仰头看着我,咯咯的笑着。”

韩智娴回忆起二十多年前的场景,仿佛犹在昨日。

“那时候你才一岁半,又黑又瘦,就一双眼睛黑亮黑亮的盯着我,笑得像个没心没肺的小傻子,我的心当时就被萌化了,就选了你。”

她还清晰的记得明曜看到是个男孩时那嫌弃的表情,不过后来在看了这个孩子的情况之后就没再坚持,当然了,他也拗不过她。

只能说,这孩子跟他们俩是缘分。

“那时候看你年纪小,我就想着,干脆隐瞒领养的事实,这样你成长起来也没有负担。当然,我也有私心,怕你长大了和我隔阂、不亲,但小琛啊,我和你爸都是真心把你当亲生的,你爸他虽然凶点儿,但绝对是疼你的,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而已。”韩智娴忍不住解释。

她拉着明琛的手,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动情处自己也忍不住眼泪。

“对了,你身上的衣服还是你爸亲自给你换的,他知道你不喜欢别人碰你,都没让护工来。”

明琛一张脸顿时红成了水煮虾,想到自己屁股上的大块烫伤,更是窘迫。

不过想到那烫伤,他突然起了怀疑,他自有记忆来家里条件就很好,就算是开水壶摔了也不该只烫到屁股啊,那……

“妈,我屁股上的烫伤是不是根本就不是你的疏忽造成的,而是你们领养之前我就有的?”

韩智娴一怔,没想到他竟然联想到了这个问题。

这孩子从小就臭屁,因为那个疤小时候还不愿意去游泳馆,就算是宋旻来约他都不去,可见心中在意。

她叹了口气,想着孩子大了还真是瞒不住了。

“嗯,我们领养之前就有的,听园长说,估计是家里冬天烧铁炉造成的。”

“我能问一下……我在孤儿院以前的事吗?”明琛迟疑着开了口,却转换了说辞。他其实想知道是亲生父母的消息,诸如他为什么会被送到孤儿院、为什么会变成孤儿这样的问题。

韩智娴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慌忙掩了眸子,说话也吞吐起来,“你、你原来的父母他们……”

“你没有父亲,你母亲一个人生下你,但不久后迫于生活重压跳桥自杀,你之后被房东送到了孤儿院。”明曜突然推开了门说道。

韩智娴愣愣地抬头看向明曜,有些错愕,因为这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但转念一想,如果让孩子知道真相,只怕会更加难受,于是她只能保持缄默,默认了这种说辞,心里甚至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她再次选择了善意的谎言,尽管她并不确定这是否正确。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