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世农家女医》盛世农家女 年上攻 盛世农家女医Mary

更新时间:2020-02-07 18:03:23

《盛世农家女医》盛世农家女 年上攻 盛世农家女医Mary 连载中

《盛世农家女医》

来源: 作者:吃颗糖 分类:穿越 主角:苏老二,水亮

完结小说《盛世农家女医》是吃颗糖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老二,水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鲁氏浑黄的眼珠子一转,疑惑的自问一声,贼一样的溜进了厨房,一眼便看到灶台上浓稠的肉粥,顿时是眼睛一亮。可随之,便是火气极大的怒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鲁氏浑黄的眼珠子一转,疑惑的自问一声,贼一样的溜进了厨房,一眼便看到灶台上浓稠的肉粥,顿时是眼睛一亮。可随之,便是火气极大的怒骂起来,“好哇这个贱丫头,会不会过日子的,怎能把米饭这样煮?!”

这个年代的米饭好缺,村里最有钱的人家都是省着吃,还没有谁是煮成浓粥来的。

“这该死的贱货,煮这么多米饭也不喊我来吃,这是要独吞啊!一会看我不打死她!”

鲁氏气得不行,边骂边口水泛滥的扑过去,舀了一勺子,便迫不及待的往嘴里送。

“哎妈呀,烫,烫死老娘了!”才一口她便被烫的哇哇大叫,眼泪都要给烫出来了。

她泪眼汪汪的用手煽风的时候,不巧又看到头顶上挂着几串油光水亮的腊肉,一时间惊呆。

“天噜,这么多好吃的!”

她欢喜的顺着椅子爬上去摘,一边摘一边贪婪道,“这些都是我的了!”

苏小儿走到厨房,刚好看到这么一幕,一个女贼竟偷到她家里来了,这还是个大白天!

“你在干什么!”苏小儿大喝一声。

这一声,差点没把鲁氏吓得从椅子上摔下去,她回头骂道,“死丫头,竟偷偷藏着那么多好吃的,要不是被我发现,你是打算吞独食了?”

看到女人的脸,苏小儿才发觉竟是自己的继母,顿时整个人就不好了。

断绝关系书才刚签下,她怎么能没事人一样来拿自己的东西?

还说什么鬼话,自己独食?

苏小儿真想喷她一脸,靠,她自己的东西,怎么吃关你屁事!

苏小儿是带着原主的记忆的,知道这个继母有多么自私恶毒,对原主有多么不好,亲爹又如何没用,所以她才会以嫁给傻相公为前提,逼迫这一家跟自己断绝关系,避免日后不必要的麻烦。

可现在看来,这招好像对这个无耻的继母没什么用啊!

不过,也幸好她留了一手……

“下来,把你怀里的东西放下,否则我喊人了。”

苏小儿不是原主,不会怯弱,更不会容忍这样一个不会做人的妇人欺负自己头上。她上前一把扯住鲁氏的裤腿,鲁氏身影一个摇晃,吓得是赶紧跳下椅子,用一双发黄的眼珠子瞪着苏小儿。

“你这个死丫头,翅膀硬了,敢这样对我是吧?要喊人是吧?你喊啊,你倒是去喊!你要是今天不喊,看我打不打你!”鲁氏意外这丫头竟敢对自己动粗,恼火的抬起手打过去。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那么嚣张的!见过脸皮厚的,却也没见过那么厚脸皮的!

苏小儿也不客气了,二话不说转身就窜出门口,朝着远处干活的人们,放开嗓子大喊,“来人啊,我家进贼了!”

我家进贼了——

划破长空尖锐的声音,令这个平静的小村庄一下炸开锅似的沸腾起来。不稍一时,就见数名手持各种工具气势汹汹的村人。

“贼在哪,在哪?”

鲁氏傻眼了,全然没料到苏小儿会真的喊人,把事情搞得这样大,吓得她腿脚有些发软。

苏小儿毫不留情的指着鲁氏道,“在那。”

贼,竟是鲁氏?众人愣了愣。

苏小儿说,“她偷了我的腊肉,不是贼又是什么?日前,她家跟我断绝关系,现在偷偷摸摸进我家里搬东西,那就是偷!”

“偷”字如同一把锐利的利器,一下刺中鲁氏的心脏。

要说这鲁氏,原先确实有顺手牵羊的这个毛病,但两年前被人当众逮到后已经改掉了,现在让苏小儿提起,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拔光了衣服一样,难堪得无地自容。

“放屁!”鲁氏如同炸毛的猫,放声尖叫,“你说谁偷呢?那本就是你该孝敬的!出嫁了难道不应该拿点好处回家么?你这个天杀的白眼狼!”

众人看了看鲁氏怀里的腊肉,还真不少,她满怀抱着还险些抱不住的样子。

都是一个村庄的,大家看明白了是母女之间的矛盾,一时间不好说什么。

苏小儿的目光却在人群里扫了一圈,最后落到了其中一人身上,“村长,当初我跟鲁氏签字画押断绝关系那会你是在的,也是你当的证人,现在出了这事,你不出来说一句话么?”

村长是个四五十岁的瘦条中老年人了,皮肤黝黑,留着一撮山羊胡,跟所有村民一样也是要下地做农活才有饭吃。

“这个嘛……这种家务事,我还真不好处理。”他有些为难的看了看鲁氏,都是一个村庄的,自然不会不认识她。

鲁氏这妇人嚣张跋扈,蛮不讲理,村民大都不敢招惹她,他同样也不想惹,但是苏小儿一下就把他给推出来,让他很为难。

瞧着村长左右为难,一副怕事不愿意站出来为自己出头的样子,苏小儿也不软,朗声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两年前,皇朝出来一条新规,父子,母女,父女,母子,祖孙……若是写下协议并盖了手印,那就是彻底断了关系,跟陌路人般再也无干系了,我们泗安村是想搞特例,要蔑视皇朝新规么?”

这就是她留了一手的好处,当初苏老二跟鲁氏虽然答应跟她断绝关系,但她认为口头说不具法律效应,非得逼着村长把这书约给弄好,让他们双方盖个手印。

听了苏小儿提到蔑视皇朝这种话,村长一下僵硬。

不不,他做什么都好,就是不敢蔑视皇朝,这个罪名担当不起啊,

这一下,村长再也不能坐视不理了,他直接喊上几个后辈的名字,上前就要捉住鲁氏。

“干嘛,干嘛,你们干嘛啊?”眼看对着自己走来的几人,鲁氏吓得不行,她死死搂住怀中的腊肉不放。

苏小儿可不想鲁氏情急之下丢下腊肉,朝着一脸慌张的她道,“你把腊肉还给我,我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如若不肯,咱们只能到县上见官,让官大人评评理,看谁占这个理字。”

“你,你,我我不要……”如果鲁氏之前没瞧见这腊肉也就罢,如今这香喷喷的腊肉已经被她抱在怀里,她理所当然认为已经是自己的东西,自然不肯还回去。

再加上,鲁氏之前确实没把那份字据当一回事,一心认定是吃定了苏小儿,所以这样的变故真是所料未及。

眼看现在连村长都站在苏小儿那边,鲁氏懊恼不已的同时差点没坐在地上拍大腿嚎哭,毕竟她确实舍不得这腊肉。

就在这电光石火间,一个歹毒的念头在心中闪过,她当下把手微微一松,恶毒的想:既然我吃不到,那你苏小儿也别想吃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