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燕燕于飞远送于南txt下载 大叔受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健全文

更新时间:2020-03-01 12:08:22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燕燕于飞远送于南txt下载 大叔受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健全文 连载中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一只摸鱼儿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梁荃,武状元

经典小说《燕燕于飞远送于南》由一只摸鱼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梁荃,武状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在兰茝倒地的瞬间,梁荃接住了她,看着她痛哭的面容,一时俊颜如墨,沉声管事道:“怎么回事?” 管事被这突如其来的昏倒弄的措手不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兰茝倒地的瞬间,梁荃接住了她,看着她痛哭的面容,一时俊颜如墨,沉声管事道:“怎么回事?”

管事被这突如其来的昏倒弄的措手不及:“这……这小的也不清楚啊,方才还好好的,怎么说昏就昏呢,难怪京都人都说这武状元看着文弱了些,风一吹就……”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梁荃冰冷的眼神吓得噤声。

梁荃将兰茝拦腰抱起,吩咐道:“去请大夫来。”

“是是是。”管事连连应到,看着梁荃抱着兰茝往别院处去。

这一瞬间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老眼昏花了,忍不住腹诽道:这四皇子什么时候抱过人啊,抱得还是个男子,还有这楚侍郎也是的,好歹是个武状元,说晕就晕,这叫什么事啊。

梁荃将兰茝放置在别院的软榻上,见她唇角还残留着血迹,掏出锦帕将之擦拭干净。

府内原就有大夫,所以很快就来了。

大夫到房门口时,见四皇子正替一男子擦拭唇角,虽然面色说不上温和,但这番举动放他身上实在惊悚,不由轻咳出声。

梁荃听到门外的咳嗽声,知道是大夫来了,未露惊慌之色,自然的收回擦拭的手,起身对他道:“进来。”

大夫进了房门,看到唇色惨白,神情痛苦,手指微微颤抖着,额头有冷汗渗出,顿时变了脸色,也顾不得行礼,快步上前查看。

“怎么样。”梁荃的声音透着焦灼之意。

“是中毒的迹象。”

听闻中毒二字,梁荃的面色一变,“中了何毒?”

“此毒名为诛心,会间歇性发作,发作时中毒者需承受常人难以忍受的锥心之痛,且一次比一次严重,观这位大人的迹象,怕是有一段时日了,若七日内不服解药,怕是命不久矣。”大夫摇头道。

“可有解毒之法?”

“老夫只擅医人,并不擅长解毒,但可以开一剂方子,压制毒性暂时不发作,但终归是治标不治本,七日之内必须服用解药。”

梁荃沉声道:“有劳卫大夫了。”

时光在兰茝昏迷之中逐渐流逝,一天一夜过去了,梁荃在她的床边坐了一天一夜,中途亲自喂了两次药,不让府中侍女插手。

兰茝恢复意识时感觉头痛欲裂,身子沉重,微颤着睁开双眼,入目便见梁荃的身影。

“醒了。”梁荃冰冷的开口,言语如往日一般不近人情,倒看不出是在这坐了一天一夜之人。

“殿下……”兰茝一开口,发现口腔内有腥甜之感,是余血残留,便咽下了原本要说的话,以手掩住双唇,看着梁荃不知该如何是好。

梁荃一言不发起身,吩咐了门口的侍女几句。

不一会儿就有两个侍女进来,一人手拿木盆,一个手拿水壶及杯子。

兰茝面露尴尬之色,低头从侍女手中接过杯子,以清水漱净口腔内的余血。

梁荃瞥见她吐在盆中乌黑的血迹,眼中深意更甚,冷声道:“你可知你中毒了?”

兰茝听见他的问话,心中怪异,扬着苍白的唇笑道:“我体内之毒不正是殿下所赐吗?殿下莫不是忘了楼府门前的那三月之期了。”

经兰茝提醒,梁荃这才想起这么一回事,他从怀中掏出一瓷瓶丢给她道:“这是你那日服下的药丸。”

兰茝被他的举动弄得始料未及,打开了瓷瓶,细闻药味,顿觉气味清香,不似毒药。

又将这药丸掰作两半,取下一小块放入口中细细嚼着,好似有酸枣仁,佛手,沉香等几味药。

“这只是寻常的凝神静气丸,服之有安神功效。当日说是毒药,只是权宜之计,没有比以死相逼更能让人服从的办法。”

梁荃的这番解释更是让她疑云重重。

那日,她从楼府出来,情绪大起大落,梁荃又拿话激她,她倒真没有仔细分辨自己服下的是什么药。

若她当时在楼府门前服下的只是清心凝神丸,那她身上的毒又是怎么回事?

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梁荃出声询问道:“你第一次毒发是何时?”

“殿下入狱那日。”

梁荃听她如此之说,目光微凝,自他入狱到如今却有一段时日了,看来卫大夫所言非虚。

“你平日都在官舍用饭,那里的吃食都是一块做出来的,若是被下了毒,那官舍中所有人当一起中毒才是。你仔细想想可有什么疑点?”

兰茝认真思索了一番,摇头道:“入官舍后到殿下入狱这段期间不足三日,期间我去了一趟楼府,谈话中楼相递给我一杯茶,但我并未饮用,除此以外便无特殊之处了。”

“若是入官舍之前呢?”

他这么一问,兰茝脑海中有一个景象如电光火石一般闪过,她难以置信的开口道:“难道是……”

“琼林之宴!”两人异口同声道。

那晚,她在宫宴之上饮了酒,既然礼部尚书可以一手安排陪酒女姬,那给这宫宴的酒水暗中投毒自然也并非难事。

兰茝回想起当日情景,顿时脊背发凉,楼式微当日还说她是这搅乱京都风云之人,枉她还以为自己能在楼府与四皇子之间游刃有余,不曾想敌人在开局就已经想到要置她于死地了。

她张了张口,似有千言万语想问,却在开口的那一刹那尽数咽了回去,换上了不以为意的笑,“殿下,大夫可说这是何毒,楚酒还剩多少时日?”

“此毒名诛心,大夫说若你七日之内不服解药,便会毒发生亡,你已昏迷了一天一夜,还剩六日。”

六日。

饶是兰茝心中已做好了准备,骤闻自己还有六日之期时还是觉得难以承受。

梁荃见她沉默不语,眼中有风云变幻,欲开口劝慰,不曾想兰茝突然抬起了头,目光清亮的看着他道:“既如此,那便一刻也耽误不得了,昨日我找殿下是为《琅琊诗集》一事。”

那清亮的目光让梁荃瞬间有些恍神,他没想到她能这么快从绝境的失意中调整过来。

兰茝见他不知在想些什么,没有接话,目光紧盯着他,直言道:“殿下可知这《琅琊诗集》的《秋水词》中暗含椒瑛二字?”

梁荃听到椒瑛二字,面色突变,深深看了她一眼,冷声道:“你最终还是发现了。”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