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校园之巅峰女修》校园重生之最强女修 出柜 重生校园之巅峰女修主角是凌月,张华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1-01-25 05:02:38

《重生校园之巅峰女修》校园重生之最强女修 出柜 重生校园之巅峰女修主角是凌月,张华的小说 连载中

《重生校园之巅峰女修》

来源: 作者:时野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凌月,张华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时野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重生校园之巅峰女修》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凌月,张华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说实在的,要不是她坚持独立洗漱,怕是张华连洗澡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实在的,要不是她坚持独立洗漱,怕是张华连洗澡都要代劳。

缓步走到窗边,向外望去,可以看到远处的马路上车来人往,川流不息。而他们的房子这边是一幢普通的居民楼,套房制,她现在这个家在第二层。一楼是商业租赁的铺子。二楼不能看得多远,面向河流和马路,也就对二楼以下的一切能一览无余。

转身看到被她放在枕头边的六百度眼镜,又扶了扶鼻梁上的两百度眼镜,她忽然有种预感,她的眼睛很快就不用带眼镜了。至于原因,她也说不清楚。

她低头,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这双预示了原主仅有一米六不到身高的短腿,有些纠结。要知道前世的她死前可有一米八了。现在这样的身高对她而言就是“矮子”。但是想到凌成功一米六和张华一米六不到的身高,她顿时感叹基因的重要性。也许,她该感谢下前世那些疯狂的科学家们,将被抛弃在野地里的她带入实验室,进行身体基因强化,那个代号“怪物”的实验,尽管给她最初的幼年时光带来无尽的黑暗,而且最后因为实验没有完全成功,她被他们无情抛弃,至少他们给了她修长的身材?

不,她已经重生了。

前世的一切都已经算作过眼云烟了。

更何况,如今她有了一个家庭,有父母、姐弟,不再是孤儿了。这些,已经完全能弥补她身高的遗憾了。

没错,现在的凌月父母健全,已经不再是孤儿。母亲张华,四十一岁的家庭主妇,兼职接些缝纫床单窗帘之类的工作;父亲凌成功,四十六岁,鞋厂工人。而她还有一个大两岁的姐姐凌舒欣和一个小三岁的弟弟凌宇楠,他们一个高中毕业正在相亲准备结婚,一个初三。弟弟凌宇楠因为即将到来的升学考试而比她迟一周放寒假。而她,18岁的高一生,因着家庭贫困和家长重男轻女的原因从小就迟了两年上学,导致18岁成年的年纪还在念高一。本来初中毕业父亲就打算让原主辍学出去工作,只是原主和母亲的坚持才能继续念高中。现在是高一期末考试后放寒假。却不料假期第一天外出扔垃圾时,见义勇为了一把,搭上了性命。

而说到凌成功和张华这两个名字,她便忍不住一阵呆愣。前世,在去执行那个最后的任务之前,她便是在华国的扬市,找到了关于她身世的线索。在她被人贩子卖到地下科研所之前,就是被人丢弃在扬市的野地里。于是,她便沿着这条线索继续查询,直到查到了这家子。但是经过探查后发现,这家人并没有遗失或者丢失的女儿。这样的结果令她万分失望,又无可奈何。再之后,她便出任务去了。然后便是重生。

也罢,前世种种都归过往,还是不要再去想了。

从此以后,这就是她凌月的家,她的生命了。尽管她不想再像前世那样为国家为组织打打杀杀卖命,她也会好好珍惜重生的生命,活出她凌月的风格!这一天,她都在融合这个身体的记忆,以免之后再出现之前在医院里的记忆冲击而产生的偏头痛症状。人在正常情况下的记忆是自然流畅的,而一旦失忆后再想起,就会遭到大脑皮层记忆血块的冲击,产生记忆冲击偏头痛。而她现在正是出于接手记忆的阶段,情况便与失忆者回忆起记忆相似。如果她能自然流畅的梳理好记忆,而不是之后遇到刺激体引发大脑中的记忆,就可以避免引发记忆冲击偏头痛。能少遭点罪,她何乐而不为?

过了一会儿,她能听出是张华走路的声音,估计是端晚饭来了。她连忙翻上床躺好。

张华一手轻轻推开门将门拴上门脚吸,一手托着一个大托盘,上面放着一菜一汤和两碗如小山坡般的白米饭。

凌月从床上坐起,看着那饭量嘴角隐隐一抽。自从白天在医院狼吞虎咽地吃了两碗饭后,这位妈妈似乎就认定她女儿饭量大长,所以晚饭也给她打了两碗饭。

张华发现女儿醒了,也不再轻手轻脚,哒哒哒地拖着拖鞋靠近床边,将手里的托盘放到床头柜上,筷子放到饭碗边,勺子放在汤碗里,然后催促道,“来,正好起了趁热吃!这是山药炖排骨汤,放了你爱吃的香菇和萝卜,还有这咸菜拌豆腐,也是你爱吃的。饭不够了我再给你盛啊!”说着将碗边的筷子递到凌月的手里。

凌月突然觉得这日子过得,太享受了!想她前世什么时候被“伺候”过?哪天不是起早贪黑的做任务,为了工作恨不得把分分秒秒都利用起来,连睡觉时间都被她压缩在四个小时内。

淡淡地应了声“嗯”,她举筷,这回没装细嚼慢咽,速速解决了一餐饭,直到托盘上只剩下盘碗餐具和骨头,张华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

“哎哟,吃那么快干什么?!你这丫头,谁跟你抢?”张华笑骂着收拾好餐具,回头发现凌月在看着她,一脸聚精会神。

张华摸摸自己脸颊,没什么不对,好奇道,“妈脸上有东西?”

凌月摇头,淡定道,“没有东西,就是好好看看妈妈长什么样子。”淡淡的一句话,一语双关。她前世是孤儿,从没想过会有一天有个妈妈出现在眼前,对她照顾有加,无微不至,嘘寒问暖。挺奇特,也愈发温暖。

“你这孩子!”张华有些动容地别过脸去,拿起托盘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回头嘱咐道,“今天温度又低了不少,就不要洗澡了。大冬天的,没必要天天洗不是?免得碰到伤口就不好了,啊。”说完带上门出去了。

凌月叹气。不是她有洁癖,而是要她一整天这么躺着实在有些不自在,借着洗澡的机会还可以四处走动走动。

不过既然张华说了,她还是会做的。对于这平白得来的妈妈和母爱,她想好好珍惜。为此,他们若是对她有任何要求,她力所能及的,她都会做到的。

晚上,做什么呢?

她下床,走到书架上,将第一排的书都抱到书桌上叠成半米高的一摞,然后取下最上面的一本,坐在桌边开始看起来。一页,一页,她几乎是半秒看完一页的速度,没几分钟就翻完了一本书。继而是第二本,第三本……很快,那高高的一摞书就被她全部看完。然后她取来书架上第二排和第三排的教材课本,开始翻看。又是没几分钟,全部看完。连最后一排的练习册她都全部做完了。时间才刚刚过去一个小时。

将最后一排的练习册摆回原位后,她靠在椅背上,望着桌面发呆,忽然发现桌角上还摆着两本书,每本书厚度都有两厘米多,而且一本书的封面上是色彩丰富的校园情侣图,一本是带有夸张色彩的飞龙浴火图。

“这两本是什么书?”她嘴中喃喃,然后取过两本厚厚的书,开始翻看。

二十分钟后,她翻完两本书,扶额。

这本校园情侣封面的书,莫非是传说中的言情小说?

然后另外一本飞龙浴火封面的,应该是属于玄幻类的小说。

而且看这两本小说被纤尘不染地摆放在桌子上,说明是时常翻看,或者说,是最近翻看的。看来原主有看小说的爱好啊。这在记忆中倒是没有看到过。也许是看小说不算是特别需要记忆的东西的缘故吧。

起身,在房间里走了两圈后,她觉得真的没啥好做的了,于是乎又乖乖躺回床上,闭眼,整理起脑海里的记忆。

忽然,她感到大脑被一股压力侵袭,继而她感到有什么东西从她身体中被吸走,刺痛无比。她猛地睁开眼,双手不禁捂住头。

痛!好痛!头痛欲裂!

猛然间,她感到这股吸力是从一个方向射来的。

她眯眼顺着这个方向看去,就看到房间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什么人打开了,此刻,窗台上正蹲着一个面目狰狞、穿着一身怪异的道袍、宽大的道袍衬托他的身体显得无比瘦小,此刻正张着大嘴不断在吸收着什么的怪物老者。他吸收的东西是一股呈现淡金色气流状的物体,而那物体产生的方向,正是来自她!

凌月心下大骇,直觉告诉她,必须立刻阻止他。

她艰难地取过床上的枕头用足力气抛向窗台,目标直指老者的大嘴。却见老者只是伸手往前一挡,顿时,枕头在他的掌中灰飞烟灭。而也就在这时,老者对她的吸收一顿。

在感受到大脑一松,凌月抓住机会,一个翻身利落地从床上滚到窗边。

她不能引来家人,她不想让他们陷入危险之境。

所以,她必须与他单打独斗!

那窗台上的老者见状立刻想要跳入房间,窗台下的凌月却借助蹲力一个挺身扑向他,老者没躲过,被凌月飞扑个正着,两人齐齐被凌月的动作带着朝窗外飞去。

在即将跌出窗台之际,老者敏捷地用脚勾住窗台,挥掌拍向身前的凌月。

凌月敏锐地察觉到老者的掌风,却已经无暇顾及,她现在只想让老者离开她的房间,带着他到空旷的地方单打独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