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萌妃要革命》萌妃要爬墙510章 弱受 萌妃要革命同人女

更新时间:2019-09-05 12:08:27

《萌妃要革命》萌妃要爬墙510章 弱受 萌妃要革命同人女 已完结

《萌妃要革命》

来源: 作者:绘奈希 分类:穿越 主角:风许尘,凌雪

经典小说《萌妃要革命》由绘奈希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风许尘,凌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渊儿一向是滴酒不沾的,今日他缘何会喝醉?”苻太后疑惑道。 她的儿子她清楚,虽然赵临渊也不是什么细致之人,但也还算有分寸,不会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渊儿一向是滴酒不沾的,今日他缘何会喝醉?”苻太后疑惑道。

她的儿子她清楚,虽然赵临渊也不是什么细致之人,但也还算有分寸,不会这样贸贸然做出这种事。

“我们还是边走边说吧。”

苻留生做了个请的动作,两人便向着赵临渊平日的居所——鸿蒙殿而去,途中,他也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向苻太后交代了清楚。

“这风许尘是何人?”苻太后蹙起了眉。

“留生不知,留生只知道,他该是同这卫国长公主同居同住的。”苻留生老实回答道。

“这怎么了得?成何体统!”苻太后瞪大了眼睛,显然,她也是受到了惊吓。

她虽不知卫国民风如何,但宋卫晋这关内三国大抵都是比较保守的。一个寻常人家的女子都做不出来和男子同居同住,更不要说那女子也算是贵为一国公主。

苻留生见苻太后误会了,便纠正道,“不过,此二人该只是普通的住在一起罢了,留生拜访过他们府上,两人的房间是分开的。”

他虽然说不上对凌雪看有什么朋友之谊,但大体上,对她是欣赏的,对于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口误,导致了别人对凌雪看的误会。

苻太后叹了口气,“留生,你是我弟弟,我也没必要瞒着你什么。渊儿长大了,若是有些事他喜欢,我也想由着他去。”

“那……太后娘娘的意思是?”苻留生虽是已经听懂她的言下之意,但是妄揣上意总归是犯了大忌。

苻太后郑重地点了点头,“渊儿说到底算是你侄子。我希望你能帮我调查一下这个卫国长公主,看看她究竟适不适合渊儿。”

苻留生缄默着,考虑了很久,才道,“留生谨遵太后懿旨。”

夜。

风许尘把凌雪看哄睡着了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总觉得周围的空气中蔓延着一股不同寻常,仔细嗅了好久,才明白过来,那是股杀气。

他灭了掌中的烛火,开始分辨起来人的方位。

这些人个个都是顶尖的杀手,而能够一下子召集这么多顶尖杀手的人,定是出自皇家。

风许尘不想在屋内动手,因为之后收拾起来肯定会很麻烦,所以他出了门,站在长长的街上,装作是看月色的样子。他漂亮的眼眸中,也映着那天高孤月,不由得,泛着一丝凛冽。

突然,皎洁的月光下,有了两点寒星向他射来,他轻巧地翻身,便避了开去。

有人在月中拓出了一个清冷的影子,他做了个行动的动作,四周埋伏着的杀手便立刻蜂拥而出。

但是显然,这些杀手并没有什么严密的分工,该只是因为这一次行动被聚集在了一起而已,他们各自为营,毫无章法地向着风许尘进行攻击。但风许尘却完全没有还手,只是闪躲着,不一会儿,这些杀手便被其他人无眼的刀剑,伤得七零八落。

月中那人做了个收队的手势,伤得不重的人便立刻全身而退。

“你想以一人之力杀了我?”风许尘抬着头问道,他的声音还是同从前一样温和,若不是那人仗着一身内力,是根本听不清楚的。

“我本来是这样打算的。以这些人试出你的武功深浅,出自何派,可是……你招招躲闪,我倒是真的看不出了。”那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风许尘垂下头,浅浅地笑了起来,“那你还要杀我吗?”

“这是任务。”

话音刚落,那人立即拔出了背后的长剑,一个纵踢,直直地朝着风许尘而来,风许尘叹了口气,双手变化着结印,硬生生地将那人挡在了面前。

“妖术!”那人惊讶道。

“定!”风许尘广袖一挥,那人便不能再动弹。

他踏着面前的尸体,走到了那人近旁,“这可不是妖术,不过是密宗的一种修行罢了。如今让你在活着的时候见识了一下,你也是不枉此生了。”他轻言细语道,而后从袖中摸出了一粒丹药,塞到了他口中,“内力如此深厚,杀了你,我倒也不舍得。”

那人视线变得恍惚起来,很快,便闭上了眼。

风许尘伸出手,掌住了那人的脑袋,将自己的真气注入了他的体内,过了一会儿,才见那人睁开了眼。

“今后,叫你什么名字呢?”风许尘收回手,摩挲了一下下巴,稍稍考虑了一下,“就叫你幽冥吧。”

“是,主人。”

“称我公子便是。”

“是,公子。”

风许尘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好,你就帮我把这些人,还有那些逃掉的,不留痕迹地除掉吧。”

翌日,赵临渊刚刚下了早朝,准备换身便服去凌雪看那里晃一圈,便马上被苻太后给拦了下来。

“渊儿,你这是要到哪儿去?”

赵临渊愣在了原地,他从16岁起,出宫入宫就畅通无阻,从来没有想过今日苻太后会突然问起。

“儿臣……儿臣就是出去走走,体察体察民情。”他含糊着答道,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

“为君者,体恤民情自然是好事,但是渊儿,你好像每次出宫,去的都是同一个地方吧?”苻太后质疑道。

赵临渊缄默着,他不知要如何回答。

“罢了罢了。”苻太后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道,“哀家知道你这是要去哪里,不过,哀家有几句话想给你说。”

赵临渊向他拱了手,“母后请讲。”

“昨天哀家派人去试探了下卫国公主身边那个男子的武艺,结果……哀家派去的人全部消失了。怕是这里面的水深的很,你要是执意卷进去……”

“母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赵临渊也听出来了苻太后不是什么去试探试探,而是想要为了他直接除掉风许尘。他倒是不关心风许尘会怎么样,只是怕这样做会惊扰了凌雪看,甚至他怕她会以为是自己下的毒手。

“哀家这还不是为了你。既然你喜欢那个女人,又怎么能容许其他男人近她的身?”苻太后叹息道,他总觉得自己这个儿子太妇人之仁,心肠不够狠。在赵临渊小的时候,她觉得,为人君,止于仁。赵临渊这样的性格或许能够成为一个为百姓着想的好皇帝,但是,随着他越长越大,苻太后就明显发现了他性格中的致命弱点。

他对喜欢的人偏听偏信,容易尽信谗言,对人对事又太温和,若是以后有心之人算计了他,他可能根本察觉不到,即使察觉到,很可能也会想要以彼此最小的受伤害成都来解决。

“就是因为我喜欢她,所以我才不想用不光彩的手段得到她。这样是侮辱她,也是侮辱了我自己。”赵临渊坚定道。

他从来没有见过凌雪看那么特殊的女孩,赵临渊觉得,凌雪看就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精灵一样,一旦受到人间的半点约束,就会消失不见。

她的想法,总是那么新颖独特,就连许多男子都不敢望及。赵临渊好奇极了,她究竟是为什么能有那么多他从来都没听说过的理论,可以讲的头头是道。

“渊儿,无毒不丈夫。成者王,败者寇,只要能赢,哪有什么光不光彩的。”

“可是母后,你也没有赢啊。”赵临渊敛了眉目,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母后,儿臣若是连一个喜欢的女人都征服不了,又有什么资格,王天下呢?”

这样的话,显然对苻太后是受用的,她一直希望着,自己的儿子能够有主见一些,于是道,“渊儿,母后可以不管你对那卫国公主如何,但是,即使你再喜欢她,她是卫国人,也始终不可能成为我宋国的皇后。”

赵临渊一下子变了脸色,他笃定道,“若是她真的愿意和朕在一起,朕是绝对不可能委屈了她的。”

“明年花朝节之前,你确信她会答应你?”

这是宋国祖上的规定,幼帝或太子十八岁的花朝节,立后,立正妃,选侧妃。绝无更改的可能。

“母后,如果您真的疼爱惠妃,儿臣劝您最好不要扶她为皇后。”

赵临渊的声音突然沉了下来,苻太后皱紧了眉心,不安地咬了咬下唇。

“难不成,你还想因为那个女人,废了你今后的皇后。渊儿,这可是昏君所为。”

“我也不想这样,但是你们非得强加一个皇后给我的话,等我能够独当一面了,我不保证我不会这样做。”

苻太后一阵心寒,但是她又觉得赵临渊说得不无道理。只是历朝历代皆是如此,他不能坏了规矩。

“那你与母后赌一局如何?”苻太后开口道。

“母后想赌什么?”

“若是明年花朝节之前,她答应做你的皇后,母后将会尽全力为你们保驾护航。但是,若是她不同意,你必须立惠儿为后,除非惠儿犯了七出之条,否则绝不废后,如何?”

赵临渊知道,答应她,将是唯一一个可以立凌雪看为后的机会,否则以苻家的势力,绝对会百般阻拦。

“好。儿臣就依母后的。”他向着苻太后拱手,“那么儿臣就先告辞了。”

“去吧。”

赵临渊离开后,苻太后又唤来了几名武功高强的护卫。

“你们,是本宫培养的人里轻功最为高强的。保护好陛下,若是陛下有什么闪失,哀家诛你们九族。”

几名护卫抱了拳,向着苻太后道,“卑职遵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