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新情旧爱》新情况 第一章(第二节) 新情旧爱女王受

《新情旧爱》新情况 第一章(第二节) 新情旧爱女王受

发布时间:2020-03-22 18:04:1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凌美云 状态:已完结

《新情旧爱》为凌美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都市风流】 第一章(第二节)   成源生是一年前在徐山县委书记的任上认识徐雁的。那天,他刚从北京开会回来,

新情旧爱

推荐指数:10分

《新情旧爱》在线阅读

《新情旧爱》 免费试读


【都市风流】

第一章(第二节)





成源生是一年前在徐山县委书记的任上认识徐雁的。那天,他刚从北京开会回来,老同学田野便带着一位风姿飘逸的女记者风风火火地闯进了他的办公室。

田野同成源生一样,其实也姓成,且同他出生在同一座大山里的同一个成家庄。田野只是在发表了几篇小说,冠上了作家的头衔之后,才将成斌的本名改成了现在这样一个让人不知深浅的样子。

田野是昆州市报排名第七的副总编,言行举止,已很有些气派。但在成源生面前,却从未失谦逊本分。只是今天,在向成源生介绍徐雁时,为了显示他们的同学亲切,他才直呼其名地叫他源生。

因为徐雁的在场,所以田野的亲切让成源生觉得很不舒服。心想,你田野说到底还是个书呆子,在讲究官场礼仪的社交场所,同学的那一层遥远扯淡的关系,你最好给我放得越远越好。因此,成源生故意将所有的笑意和热情,全都放在了徐雁身上。

田野见成源生把另一只手也情不自禁地加在了同徐雁紧握着的手上,眼睛也在居高临下的习惯矜持中突然一亮地闪动出灼人的光芒,只以为是徐雁的气质魅力,并没有觉察到成源生对他的着意冷落,因此,仍然在亲近友好地对他直呼其名:源生,小徐不仅是咱们昆州的名记,而且还是一位笔锋犀利的美女作家呢。小徐一直想采访你,为你这县太爷写点什么,所以,也没跟你预约,我就直接带她来闯你的官衙了。

成源生松开徐雁之后,才矜持地转过身来,但他却并没有要同田野去握手的意思,于是田野也只好用那只已经伸出并等待了片刻的手,顺势指了指沙发:小徐,快坐吧,成书记这个县太爷,向来平易近人,所以你完全用不着拘束。这样一说,田野自己反倒突然觉得有些拘谨了。他甚至惊奇于自己刚才为什么会把源生的称谓突然一下子自觉主动地改成了成书记。脸上自然便挂上了一些不那么自在的东西……

大家在沙发上坐下之后,成源生又特别认真地看了看徐雁,他忽然觉得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女人不仅文静漂亮,而且显得格外鲜活。他微微一笑,竟破天荒色色地同徐雁开了一个玩笑:小徐,刚才田野说你不仅是美女作家,而且还是一个名记。我这个人念书不多,不知道是哪一个记啊?

徐雁爽朗灿烂一笑:这就看成书记怎么认为了。你认为是哪个记好,那我就是那个记。不管是言己还是女支,在我都是一样的。

成源生说不好意思,开一个玩笑。

成书记即便不是开玩笑那也没关系。我可不是那种虚伪的小肚鸡肠。徐雁仍然笑盈盈地把花仙子般的鲜活冲着成源生,而且全然不顾忌田野的存在。

是啊,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大手笔和干大事的人。成源生赞赏地望着徐雁,然后顺手指了指那似乎是多余的向导说:我和你们田总是老同学,我们的关系一直不错。说完,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田野一眼。那意思是在说:知道吗,这样的话我是可以说的,但你却不能。我说是一种风度姿态,而你说则是一种不知大小的攀高。这就是官场等级,这就是差别。

成书记,你的同学为什么都那么优秀?我听田总说,昆州纸业集团那位财大气粗的成老板也是你的同学。

成源生点点头说:不错,从小学到高中,我们三个一直都是同班同学。不过,他们两个都比我优秀。

是吗?在我看来,成书记你才是最最优秀的。没有任何背景,却能从基层一路走来,并成为如今的一方诸侯。

徐雁的话让成源生听起来格外舒服。但他却言不由衷地说:哪里,哪里,文章千古事,官场如浮云。真正能留下点东西的还是你和田野这样的文化人。我虽然身在官场,但我最崇尚的就是文化和你们这些文化人。说着,便又一副官场常态地转向了田野:哎田野,你刚才不是说想写点什么吗?真要写,我看就让我们美丽的徐记者写写我们徐山吧。我可以让宣传部的同志陪同你们下去走一走,转一转,看看有没有你们感兴趣的东西。

田野看了看徐雁:小徐,你的意思呢?

徐雁没有理会田野,但却毫不客气地批评起成源生来:成书记,你们当领导的可真会踢皮球和转移目标啊,人家明明是来采访你的,可你却让我们到下面去瞎转。你的架子也太大了吧?

成源生不禁笑了起来。看看,你们这些作家记者就是不能招惹,不光是笔杆子厉害,嘴巴也尖刻的不饶人嘛。徐记者,不瞒你说,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我架子大。

是吗?那我说的到底对不对啊?徐雁就像老熟人一样地向成源生噘起了那张好看而又带有几分淘气的嘴巴。就是这一刻,成源生突然对这个年轻漂亮说不上文静也说不上风骚的女记者产生了一种别样的好感。与此同时,他似乎也从对面那双火辣辣并带有一种挑战意味的眼睛里看到了某种潜在的东西。于是便冲她笑了笑:对不对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好像有些冤枉。

徐雁也莞尔一笑。如果事实证明你确实冤枉,那我迟早会为你平反昭雪的。

成源生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在那张鲜活带有磁性的脸上停留得过久,于是便以一种超脱自然的姿态,从容不迫地把自信和考究的目光从这一张脸上挪移到了那一张脸上,并继续调侃地说:田野,咱们是老同学了,你实话实说,我这个芝麻官到底有没有架子?

田野暧昧地笑了笑:其实,这样的问题还是自己最清楚。说起架子,我觉得谁都多少有那么一点,只是表现的方式和程度不同而已。何况这种东西你想有就有,不想有就没有。所谓架子,一般都是摆给自己的下级和那些低于自己层次的人看。没听说有哪一级官员敢在国家主席面前摆架子。

深刻,的确深刻。连老同学都这么讲,看来我还真得继续夹紧尾巴做人啊。成源生觉得田野的话里巧妙地带着一种对他的批评和讥讽,立马便没有了继续扯皮的兴致。好了,咱们还是说正事吧,你们到底想写些什么?

徐雁说成书记是这样的,你们徐山县今年破天荒地跻身于全国百强县的行列,我想就这件事本身去采写一个大东西。我首先想知道作为县委书记,你是怎样运筹和决策的。还有,徐山的工业企业是怎样后来居上蓬勃发展的?如果成书记觉得没有什么不妥的话,我想用一个周的时间对你做跟踪采访,并参与你们的一切会议和活动。包括常委会和书记县长办公会。

徐雁的话显然深深地打动了成源生。

成源生屈指一算,自己打从高中毕业,已经在徐山县这个沿海老区的故土上打拼了二十多年。从民办教师到公社通讯报道员,一步步艰难地步入仕途。先是七年乡长副乡长六年的乡镇党委书记,然后是大呼隆地上大学混文凭。混完了文凭,纵然是鲤鱼终于跳过了龙门,但五年的副县长和四年的县长,又让他耗去了九年的大好时光。如今,他虽然已经稳稳地坐上了徐山县的第一把交椅,但这把已坐了三年的交椅还要坐多久?是不是也该抬起屁股向上挪一挪了?在北京开会期间,他就曾反复思虑过这样的问题,只是上面没有任何要对他动一动的迹象,让他着实不知道该怎样去抉择举措。看来现在还倒真是一个较好的茬口和火候了,他治理下的徐山,已纵身一跃,跃进了全国的百强之列。用眼前这位女记者的话说,这的确是一件破天荒的事。既然是破天荒,何不借助这些惯于推波助澜的文人墨客去造一下声势?春节一过,昆州市的领导班子又该到换届的时候了,如果从现在就开始,从外部去营造出一种强劲的声势,到时候是不是能左右一下上面的态度和目光呢?于是他便认真慎重地把征询的目光转向了老同学田野:老野,你觉得我现在有没有必要去做这样的事?

田野深沉地点了头:我以为还是有必要的。无论做什么事,都需舆论先导。不过舆论先导,是需要巧妙地把握时机和火候的,恰到好处方为好,弄不好的确会帮倒忙。但就你现在的情况来看,好像正在火候上,应该是恰到好处吧。

你是不是也准备一起参与这件事?要做正事大事了,成源生才对老同学露出了那种质朴认真的态度。他知道田野笔杆子的老辣,所以,他真心希望田野能一起参与下去。这和军队打仗一样,要想攻克一座山头,就必须用重炮排炮去狂轰猛炸,光肤皮潦草地甩上几个手榴弹显然解决不了问题。

没等田野作任何表态,徐雁便咄咄逼人地向成源生叫板了:看来成书记是信不过我了?成书记的意思是不是想让田总来给我把关,觉得我太嫩信不过?

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徐山和我的情况田野都要比你更熟悉一些。成源生不好意思地作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

田野最初的确是想同徐雁一起为徐山和成源生来采写这个大东西的,一来是想藉此还他成源生一个情,因为在自己当副总编的问题上,成源生曾为他说过话。二来是想借此机会把他同徐

新情旧爱

作者:凌美云类型:浪漫青春状态:已完结

《新情旧爱》为凌美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都市风流】 第一章(第二节)   成源生是一年前在徐山县委书记的任上认识徐雁的。那天,他刚从北京开会回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