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哦小叶女贞三》小叶女贞 第10章 娘 哦小叶女贞三圣水

《哦小叶女贞三》小叶女贞 第10章 娘 哦小叶女贞三圣水

发布时间:2019-08-10 00:04:02编辑:百小白来源:广东畅读小说作者:符号01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沈燕,马涛的小说《哦小叶女贞三》此文是符号01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是的,是肖老三回来啦!他坐便车从枣阳回到新市,放下几本在旧书摊上买的书,匆匆吃了晚饭,跟汪琪交待一声,邀上在新市药店斜对面邮电所居

《哦小叶女贞三》 免费试读


是的,是肖老三回来啦!

他坐便车从枣阳回到新市,放下几本在旧书摊上买的书,匆匆吃了晚饭,跟汪琪交待一声,邀上在新市药店斜对面邮电所居住的朋友林胜就出发了。

老母亲董泽云也特别关心老大老二,怕惹出大的事端收不了场,都是娘的儿子,尽管他们人长树大不再需要做娘的呵护;老四一棒子把老二打成重伤,那一幕幕想起来就叫为娘的心惊肉跳啊!当下午听汪琪说二儿媳陈立然火冒三丈地打电话要老三回老家去化解老大跟老二的“走路”纠纷,70多岁的母亲董泽云的心一下子就提溜在半空中,坐立不安,黑辽饭都不知道是怎么咽下肚子里的。老人董泽云吃过黑辽饭,人在药店后的院子里坐,眼睛不时地透过店后的客厅二道门向外张望,心里七上八下地巴望着三儿子快快回来解决这档子火烧书面眉毛的大事、急事。老人烦闷而伤心地想:上辈子干了啥坏良心事呢,生养的儿子们如此窝里恶斗,令她寝食难安。从前兄弟们小,缺吃少穿,她和丈夫肖仁清十难九磨把他们兄弟六个和一个女儿拉扯大,实指望人到老年可以享受几天儿女孝顺的福了;儿子们生活困难,当娘的不图儿子逢年过节给她拿多少东西,儿子们好好过日子,好好生产,有工夫多看看老人就满足了。可是,那只能是董泽云老人和老伴肖仁清的奢望,儿子们斗起来不如外姓旁人,叫爹娘常常为他们提心吊胆……

老东西肖仁清今日下午又发老毛病,不吵嘴不嚼架觉得生活里少点儿味道吗?肖仁清年高体衰,走起路来颤颤抖抖的,发脾气骂人的嘴上功夫了得。他骂某某已故国家领导人走资本主义道路,接着骂到三儿子“不是东西”,卖假药,出门给人代理案子是“诈骗”。这本是老头子多年养成的习惯。退休了没事干,人老了闲操心,总认为所处的时代与他1951年至1976年参加革命工作中的革命是正统的,改革开放这20多年是“胡球闹”的资本主义。近几个月肖仁清似乎安静了许多,不再频繁地骂东骂西骂这个骂那个了:三儿子怕老爹再消瘦下去一命归西,只要在家就亲手给肖仁清喂药,背肖仁清到药店后的洗澡间洗澡。肖仁清一开始拒服三儿子送到口中的“蚂蚁丸”,常常把喂到口中的药吐地上。他说:“妈的B,这是假药!”三儿子春皓耐着性子说:“伯,我会害自己的父亲吗?我想让你多活几年,活到两百岁。”董泽云在旁边半真半假地怒冲冲说三儿子:“叫蚂蚁丸喂鳖都不要喂这个不识好歹的老乌龟!叫他早点儿死,不给他吃。”肖仁清骂老伴:“放你妈的屁!”久而久之,过去跟三儿子8年互不说话、故意耍横的肖仁清慢慢接受了三儿子的喂药服务、洗澡,在有太阳能一年四季供热水的洗澡间洗澡,坐在有窟窿的高腿椅子上享受三儿子搓洗胸前背后,用手去抠他肛门里难以排出的干粪便………肖仁清渐渐感到,三儿子春皓是值得信赖的,三儿子是爱自己的,就像他爱他的儿女们一样……

七十多岁的董泽云一见到二道门外客厅三儿子的身影,一阵激动,慌不迭地起身到客厅。人虽老啦,但不冒失地大声要求三儿子快去解决燃眉之急。老头子下午胡嚼乱骂,骂着骂着又骂到了三儿子,汪琪刚顶上几句就让她拦下了,把汪琪往前面店里推着说:“娃,莫跟老鬼一般见识,都要死的人啦。不积一点口德,到阎王爷那儿让小鬼们多揍他几棍子教训教训他给你出出气。”

好说歹说,汪琪忍着没有大发作。汪琪自从踏进肖家的门就没有跟傲视一切的公爹肖仁清说一句话。现在是2007年,1995年她医大毕业踏进肖家大门,1996年肖仁清干涉她买菜而骂她打她之后,汪琪就跟肖仁清记上了死仇。我们这位才华卓然的女作家,身材娇小体弱多病,具有医学专业知识的青年女子,多愁善感而胸襟狭隘的她,从业于小小的药店,整日疲于生计、带孩子,丈夫的父母她见了就觉得脏眼睛——令她非常讨厌!尽管分了家,不同在一口锅里吃饭,但住在一座房子里,目光所及,出来进去就能看得见两个老不死的,尤其是肖仁清那个老王八令她心烦。对婆婆的好言安抚,汪琪听话地去干自己的事儿,心里则直骂董泽云“六国贩马”不是好东西。在下午4点至晚上8点这段时间平平安安。

董泽云凑到三儿子跟前,说话前四下看看汪琪是不是在,还特意趔着身子看看药店后边第一个作卧室的房间里有没有汪琪。汪琪正好不在,就小着声说:“毛子,老大老二为八分地边路的事儿要大闹,立然后半打电话要你管,言明你不管她就请她娘家人打。你得管管啊!”

老三春皓别名“黄毛子”或者“毛子”,只有母亲和姨表弟邱保明等少数亲友这样称呼他。

春皓能够理解母亲的心情。他一边把在城里买的几本旧书放到饭桌上,一边听着母亲小心翼翼的唠叨,心想是的,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及时、迅速地处理,老二跟老四因打架打出的刑事案就是血的教训,万万不可粗心大意,老三甚至想好了解决的步骤,如果他化解不了,就请派出所出面解决,不怕花费一笔宴请费。想想老二老四的纠纷,长达半年时间里,村干部、派出所和父母多次轻描淡写的调解无效才酿至严重后果。这次肖老三必须有步骤、有措施坚决地扼制老大老二为走八分地边路产生的纠纷。老四把老二打成重伤,给双方家庭和父母造成了沉重的伤害,把老三也陷进去不浅,花费了肖老三大量时间和钱财。唉,本来肖老三可以不管,父母可以不管,老四老二都已人长树大,他们的孩子都长大了,但他们是割不断的血肉关系,兄弟之情重于泰山啊,岂有不管之理?

董泽云老人小声说:“老鬼后半又发迷啦,胡嚼乱骂到你头上,汪琪不答应跟他吵几句叫我劝住了。”

肖老三说:“我伯骂着畅快就让他骂吧。习以为常啦,汪琪咋听不惯?”

董泽云说:“这回怨老鬼不怪汪琪,是老鬼睡好了高兴了,嘴贱嘴痒。”

肖春皓说:“我伯骂我,又没骂汪琪,汪琪怎么听不惯?”

董泽云往前面店里扫一眼,见汪琪没有回来就继续小声说:“她见不得老鬼,老鬼无理骂你,她就找茬口跟他干仗。哎呀娃啊,老砍头的死也不死尽惹是生非,娘的角色可不好当。”

肖春皓吃饭前跟林胜打电话,不通,传来忙音,吃到一半再打,通了,春皓说:“林胜弟,吃没有?”

林胜在他住处的新市邮电所三楼上说:“吃了。有事啊?”

春皓说:“大哥跟二哥为涂家河的八分地边路,大哥不让二哥走,两家为此发生纠纷,为避免事态扩大,我想让你骑摩托车带我到涂家河一趟,有时间吗?”

林胜说:“啥时间去?”

春皓说:“马上。”

林胜迟疑了一下,说:“好吧,我就来。我到崔庄安装炉子的事就改成明天黑辽吧。”他光着上身,正挥汗如雨地鼓捣一台出了毛病的生物桔杆炉。

肖老三突然敲大门喊着:“二哥,二嫂,开门!”

肖老三的到来结束了五十岁开外的陈立然对小她5岁的丈夫的进攻。

陈立然的巴掌拳头不太重,不至于把她男人打伤。老二肖庆兵逆来顺受惯了,老婆打他骂他家常便饭似的。陈立然打他男人就像打她几岁大的孩子,她打他可以,绝不允许她男人打她骂她,绝不允许她男人稍有反抗。她的第一任丈夫忍受不了她的暴脾气和拳头,尤其招架不住她娘家兄弟的一顿饱揍,丢下一儿一女她和他结束了婚姻关系。前夫住刘升镇。一次在鹿头街上偶遇前夫和孩子,她给孩子买一小袋糖果递到孩子手上,前夫一把夺过,扔了很远。她知道,前夫对她的怨恨有多深!那一刻,她也醒悟到她的坏脾气深深地伤害了那个男人,也想过在和小她5岁的肖庆兵好好过日子,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一有不顺心的事就打肖庆兵,跟打泥巴似的。肖庆兵怕老婆,知道自己没能力,离开了这个坏脾气的老婆不好再讨一个老婆,就一忍再忍。肖庆兵真正做到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当然16年前的那次小小反抗,妻子的娘家兄弟险些送他上西天。肖庆兵为了老婆为了孩子为了家,忍了,只是有十年不准打他的陈家三兄弟登他门边儿。

肖老三一向很尊重二嫂陈立然,自打2004年正月二哥被老四打伤后一时没有落实好协议书,二嫂当着肖老三的面给了二哥两个脆响的耳光,肖老三对二嫂陈立然的感觉便大不如从前。

院里大黑狗的吠叫、敲门声、叫门声,很快息了盛怒的女主人的火气。她开了大门喝斥两声黑狗,还踢了一脚。受了委屈的、被绳索拴在院中柿树上的大黑狗夹起尾巴卧下不叫了。

门口的灯泡打开了,照亮了黑乎乎的院落。

肖庆兵、陈立然两口子在生老大不让走八分地边路的气,没有一分欢声笑语,陈立然刚才打肖庆兵的不愉快,陈立然立马就忘了,心里却承认“猪二球猜对了,肖老三果然回涂家河了。”肖庆兵不去积极开大门,刚挨了打情绪上还没调整过来,再说还光着脚丫子站地上,还要重新兑水洗脚。

在堂屋里坐下来。林胜咋咋唬唬地说:“二嫂,谁又在欺负你们?”

陈立然黑丧着让山村里的太阳晒黑

哦小叶女贞三

作者:符号01类型:都市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沈燕,马涛的小说《哦小叶女贞三》此文是符号01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是的,是肖老三回来啦!他坐便车从枣阳回到新市,放下几本在旧书摊上买的书,匆匆吃了晚饭,跟汪琪交待一声,邀上在新市药店斜对面邮电所居

小说详情